经典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二九七章 擒获目标

  对燕莺幻术的欣赏,绝非虚言,不说这一路上共同经历时的所见,在雾市的时候,那一手以假乱真的‘阿香’,人、影、声、形,法眼都看不破,可谓第一次正面接触就让他林渊惊艳了一把。
  一路上更是亲身感受了,这女人长期的幻术遮掩真容,近在咫尺居然感觉不到什么法力波动。
  这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幻术,而是夺天地造化的驾驭之术,真正是在这幻境浸淫出了一套非同小可的本事。
  也许是在幻境呆久了,燕莺总觉得自己的能耐有限,譬如说什么幻神宫外幻藤制造的幻觉她就未能勘破之类的。
  她总觉得在这一道上,自己还未通达,对自己不算有信心。
  可对林渊来说,这已经是不得了的本事,幻神有这本事,老一辈的人居然不知道,否则他去雾市找幻神时不可能不告诉他。
  当然,这并非幻神一开始就具备的本事,也是幻神进入幻境后,后在龙师雨的点拨下开窍的,此后才在幻境有了年长日久的参悟。
  这是幻神自己参悟出的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否则定如他所言,老一辈若知道她有这本事,怎么可能放过她,早就想办法把她给挖出来攥在自己手里当宝了。
  亲自动手?罗康安嘴角歪抽了一下,有点吃惊,要亲自与神仙境的高手交手吗?心中惊疑不定,这位究竟是什么境界的修为?
  在一起这么久,燕莺也早看出了林渊有隐藏修为,但并不知隐藏的有多深,上下打量了一下,问:“你要亲自出手做掉周同达?”
  林渊颔首,“你既然没把握,那我只好亲自动手。”
  燕莺:“不是,就算你亲自出手,也不能避免那剧烈的打斗动静啊!就算我近了他身突然出手偷袭,也是避免不了的。”
  林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看了看外面的光景,“这里没日没夜的,也用不着选什么时间了,我们走一趟吧。”回头又对罗康安道:“这种事,你派不上什么用场,就在这里呆着养伤吧。”
  罗康安正巴不得,心里松了口气,连连点头,挤出一脸媚笑,“林兄,那你们小心呐。”
  推开了车门后,林渊又给了句,“我们两个三天之内若回不来,也没有联系你,你就去驻军大营,等外面的事结束了再出去。”说罢钻出车。
  “呃…”罗康安闷了一下,又赶紧放下车窗,一脸情真意切的样子伸了个脑袋出来,佯装关心道:“你们小心,不等到你们回来,我是不会走的。”
  下车的燕莺瞥了眼这貌似表忠心的家伙,暗道龙师雨有眼无珠,她就不信这位被林渊给收拾成了那样还能毫无怨言,还真是好听话随口就来。
  近期,她对罗康安也没什么好脸色,一想到这位骗了刘星儿的身子就一肚子火,若不是不好表达出来怕惹人生疑,她不虐罗康安一顿才怪了。
  林渊还能不了解罗康安?这种鬼话听听就好,当真了才是真傻,对燕莺招呼了一声,“带路吧,先去勘察一下地形。”
  推关车门时,在车门角的部位摁了个小玩意上去,眼睛余光瞥了下罗康安。
  目送两人先后掠空而去,罗康安立马关了车窗,好手摸了摸缠着绷带的坏手,找到了因祸得福的感觉,因此而舒出一口气来,跑去跟神仙境高手交手,他想想都怕。
  别说什么身边有人保护,他不信这套,跑到地下找虫母的时候还不是,差点就丢了性命,他坚信呆在最安全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左右无人,身子想怎么舒展就怎么舒展,稍作无聊后,他爬到了驾驶位,稳当当坐好了,伸手扶了扶方向盘,嘴里嘀咕开了,“这么好的车,老子都没好好摸过,尽给姓林的孙子占了便宜。”
  这种跑地又飞天还兼顾相当防御力的好车,相当昂贵,他当了秦氏副会长后的确有类似配备,但有司机护卫之类的,加上后面一系列的情况特殊,他的确没怎么好好摸过。
  手拍打着方向盘,他此时就想开出去溜达溜达,奈何这里的情况不宜撒野,否则容易撞上危险。
  作罢之余,美滋滋的叹道:“哎呀,去吧去吧,都去吧,去了最好都给老子死翘翘了别回来,你们死了,我也就自在咯,也就安全了。姓林的,你就是个不得好死的,跟你混在一起后,老子倒了血霉,三天两头的受伤。”
  说到伤,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肋骨,“王八蛋,没认识你之前,老子过的多自在,什么秦氏副会长,当老子不知道?净他妈给你背黑锅了,顶雷的事统统是老子在前面,你倒是躲在后面自在了,老子的副会长给你干好了。”
  “一群有眼无珠的家伙,气死你罗爷爷我,竟花十亿悬赏要我性命,你们找错了对象知不知道?”
  “狗东西,不就是一个刘星儿么?老子跟你这么久,为你干多少事不说,没功劳也有苦劳吧?就为个女人,把老子给伤成这样,还想掰我脑袋,良心被狗吃了吗?秦仪,陆红嫣,哟,一个比一个漂亮,你孙子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刘星儿…不过还真别说,这女人,啧啧,没想到还是个处,唉,算是捡着了,就怕她家里找事。按理说,家丑不好外扬,可不妨碍刘家暗地里算账啊,唉,身边摆着个更漂亮的,我碰她干嘛?”
  “幻神,阿姑子,燕莺,这女人漂亮是漂亮,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那脸蛋,那前凸后翘的让人流口水,就是…跟老家伙关系好啊,女人没几个好东西,对男人都说自己干净,其实鬼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老龙头啊老龙头,你害我下不去手啊,否则就这样长期呆一块的,我若是一个月内拿不下她,我‘罗’字倒着写……”
  他一个人在这搁手架脚的,恣意放纵的坐姿,和之前有人时的乖巧模样判若两人,嘴里亦是口无遮拦的自娱自乐个没完,压抑了许久,似乎终于找到了放纵的机会。
  而此时的林渊和燕莺却在山林中潜行不停。
  找到一处合适的山谷后,林渊现形出走,燕莺又在暗中观察是否有潜伏。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两人又在山谷中会面,再次将山谷彻底搜查了一遍,这时林渊才说道:“动手的地方就选在这,凭你的本事,把周同达给引诱到此,应该没问题吧?”
  燕莺迟疑,“引诱过来应该问题不大,可这里动手的动静,依然会惊动四方,这周围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林渊:“不会有什么动静,你把人引诱过来便可,剩下的问题我会解决。”
  燕莺:“你到底想怎样?”
  林渊:“知道的太多,则顾虑太多,我不喜欢争执。一步一步来,你会知道的。”
  燕莺:“我可以去把人给诱来,可我不敢保证诱来的只有周同达一人。”
  林渊:“尽量吧,剩下的我会解决。记住,来时,若成功了,双手交叉胸前。去吧。”
  “唉。”燕莺无奈一声叹,转身已施隐身术隐去了身形,就此飞赴而去。
  林渊开始独自观察山谷地形,思虑应对……
  悄然摸到几座陡峭山峰之间,隐身而藏的燕莺紧盯山腰中一个洞口,离的很近,只有十几丈的距离。
  更近的时候也有,之前她过来的时候甚至摸到了洞口听人说话。
  静静观察了好一阵,见到时有人进人出的,努力记住进出之人的样貌。
  等着,一直等着,她来过,知道周同达很警惕,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亲自露面观察一下外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约莫半个时辰后,目标出现了,她立刻现形,已化作一名男子的模样。
  静悄悄露面的周同达冷目仔细扫视着四周,忽然目光一定,盯住了山林中的一个人影,是他身边的一个熟人,刚才还吩咐了事情下去,怎么还没走?
  半探身的周同达立刻侧身躲藏观察,只见那熟人鬼鬼祟祟东张西望一阵后,悄悄向山林深处遁去。
  眉头皱了皱,周同达闪身而出,追着那人去向跟上了,借着地形掩饰,悄然尾随,一路跟着走走停停。
  他跟踪的目标抵达山谷后,服用了黑白果暗伏的林渊是能看出燕莺真身的。
  见到燕莺双手在胸前交叉了一下,林渊知道,目标来了。
  燕莺落入山谷后,四周看了看,又加快了速度飞掠而去。
  很快,周同达跟着落入山谷,迅速侧身贴着山谷石壁观察了一下,发现已经不见了燕莺身影,当即又快速朝燕莺去向而去。
  然人在山谷内的半空陡然感觉到不对,猛然察觉到空气中有异样震颤,瞳孔骤缩。
  待肢体有触碰感后,紧急悬停欲闪身后撤,已经晚了。
  坐在暗中一块石头上,十指撩拨如舞的林渊,胳膊突然一拉。
  噗噗声连响,几道血雨当空爆出,人在空中的周同达骤然间四肢齐断,仰头一声闷哼惨叫,脖子上一道血线,脸上亦绷出几道血线,绷着后仰的脑袋不敢轻举妄动。
  林渊手腕上的镯子溜溜旋转着,他人亦飘然而出,几乎是跟无形牵扯的周同达同时落地。
  燕莺亦从暗中闪身而出,不时回头左右,看看自己刚才飞过的地方,周同达的样子可谓把她给吓了个够呛,她刚才也从这飞过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