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穹顶之上 > 579.斩你个自食其果
    蔚蓝华系亚方面军,唯一目击军团总部,生活基地。
  
      陈不饿的住所是一栋农家样式的老院子,房子不大,但是院子不小,院里种有果树,开有菜地,另外还养了几头羊和一窝兔子。
  
      今天这栋房子的客人叫做邵玄。
  
      邵队是因为担心才跑来的。
  
      三年前,邵玄刚晋升超级不久,曾经去过一趟第三固定探索地,为喜朗峰事件收集证据。
  
      正是那次,他亲身对阵过阿方斯,差点永远失去一条手臂,一直到不久前才恢复……
  
      “阿方斯的特性,真的很可怕。”邵玄说了第二遍。
  
      此时,这位华系亚超级战力正坐在小板凳上,在拣一筐早收带泥的花生。
  
      “放心吧,一万人,堆也堆死那玩意了。”
  
      陈不饿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衣服,鞋子沾土,过来放下又一筐刚收的花生。
  
      把花生倒了,老头站起身,神情突然犹豫了一下。
  
      “说的是没错,不过那小子可不是会拿手下人命去堆的人。”老参谋眼睛看着手上的书,声音低下来说:“这点倒是跟你一样。”
  
      “我知道。”陈不饿点一下头,他起身后的犹豫正在于此。
  
      那一年,当红肩对于人类还是怎么看都不可能战胜的对手,联盟不得已只能用人命去堆,陈不饿拒绝了,带了一个只有十几人敢死队去砍它。
  
      “没事,就算不用人命去堆,就他们那一小队人,也足够了。”军团长尽量镇定说。
  
      “那倒是。”老参谋微笑。
  
      “但是青子他们的战术,战斗方式,好像都暴露得太彻底了。”邵玄嘴里嚼着一颗新鲜的生花生,依然担心说道。
  
      “那又怎么样?我也很彻底啊!”陈不饿哀怨说道。
  
      事实真的如此,这位人间无敌的华系亚军团长,近二十多年来经历的战斗,几乎没有战术技巧可言,就是一刀砍过去,把人砍死。
  
      有时候陈不饿自己想想也挺郁闷,觉得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简单粗糙的莽夫,只需要蛮干就行了。
  
      可是偏偏,二十多年间遇到的对手,就是没一个能接他的刀,接出一点花样来。
  
      这个时代一直在他的脚下,他一直都站在高处,看着,也看顾着这个世界,这让他偶尔有些难过。
  
      “总之没事,能砍死人就行。而且那小子比我可贼多了,那真的不是个什么老实孩子啊……就不是个好东西。”
  
      背后骂人的感觉有点爽,军团长大人坏笑着说完,拍了拍筐里的泥,转身。
  
      这一句听着很轻松,但是隐约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邵玄察觉了,抬头看向老头的背影,接着说:“可是阿方斯那种人,一定会为了活下去准备一切的,做什么都有可能。”
  
      前方,陈不饿的脚步停住了,没转身……大约沉默了两秒,低沉说:
  
      “要是他们出事了,我会去砍碎阿方斯。”
  
      说完,老头拎着发旧发黄的竹筐子,往菜地走去。
  
      一直等到他走远了,开始扒花生了,邵玄才把目光转向老参谋,说:
  
      “说实话,我真恼火和担心,就是因为这个……为什么非要等出事后呢?军团长至少应该去看看的,压着场面也好。”
  
      “因为……”老参谋转过来,看他,顿了顿笑着说:“可能因为他老了吧。”
  
      邵玄语塞一下,因为听这话深层的意思,军团长之所以让韩青禹自己去面对这一战的所有危险,似乎是为了培养接班人。
  
      那么老头自己……
  
      “别担心,死不了的。我只是想说,邵队你可能还不知道老陈到底有多看好那个小子。他们会赢的。”
  
      老参谋说完转回去。
  
      关于陈不饿到底有多看好韩青禹,徐晓红同志没有具体解释。
  
      那大概是老陈那个土包子,曾经讲过最有文化的半句话,他说:“我其实不想这个时代的名字,叫做陈不饿,我想等等看……”
  
      第一次讲这半句话的时间,是在十多年前,那天,他“死”了。
  
      第二次提前的时间被刻意忘记了。
  
      而第三次提起,是在两年多前。
  
      …………
  
      狭小的战场,未落的灰尘依然充斥着,纷乱的声音交杂。
  
      装置爆发,生命源能爆发,死铁交击……枪声。
  
      整个地面和墙壁都在剧烈的摇晃,如同地震。
  
      温继飞在开枪,吴恤的病孤枪直贯……他们正冲向阿方斯手下构筑的防线。
  
      而防线的那一边,阿方斯腾身在空中。
  
      “轰!”极限爆发的生命源能如同一场被压缩的超级爆炸,将房间结构的泥土全部震开,露出墙壁、头顶乃至脚下,厚厚的死铁层。
  
      带着苍蝇蓝的一颗颗血珠,从阿方斯的皮肤上自动渗透出来。
  
      这大概是阿方斯战斗至此,第一次不顾一切的全力扑杀。
  
      也是绝杀。
  
      剑至。
  
      避无可避。
  
      “嗷!”
  
      靠墙一侧,原本看着已经虚弱的韩青禹骨,猛然骨源巅峰爆发,虚影出现,扑击向前。
  
      左肩窝短剑自行射出,他人向前冲。
  
      “轰!”
  
      右手刀对拼长剑。
  
      韩青禹在下风,骨骼被倾轧的咯吱声,在他身上响起。
  
      趁机,阿方斯另一手短剑旋出,刺向他的咽喉。
  
      韩青禹身体猛地弹起后扬……就如普通人被下勾拳击中一般,向后坠去。
  
      短剑挑破了胸口,继续向他面门冲来,看起来再无可避。
  
      “青子!”
  
      隔着防线,也隔着阿方斯,温继飞突然大声喊了一声。
  
      他看见。
  
      他本来站在阵型的后方开枪,但是这一刻,喊出这一声,他猛地大步向前走去。
  
      “让开!”温继飞的眼神狰狞。
  
      广场的哀歌切换全自动模式,精度下降,温继飞左手落下,右手单手持枪往前一递,“砰砰砰!”
  
      在不到十米的死亡距离,几乎就是顶着对面超级的面门,连开三枪。
  
      这一匣子弹用尽,弹夹落下。
  
      他的左手上台。
  
      “咔!”弹夹更换在瞬间完成。
  
      “砰砰砰砰砰……”
  
      狂泻的子弹越过终于不得不避让的超级,全部打向阿方斯后脑。
  
      阿方斯感觉到了,但是不看,稍提一些源能护住身后,他的整个身体和右手臂,继续在空中延伸,继续刺向韩青禹咽喉。
  
      他比韩青禹快。
  
      所以,必杀……
  
      “嘶啦。”
  
      这一瞬间,没有人看清的事:
  
      先是韩青禹的身上,包裹着他左臂和身体的层层绷带,突然间全部崩碎,纷扬。
  
      接着他左手手掌一握,地面战刀射来,握在手中。
  
      “chua!”
  
      刀锋自左下向右上,挥斩而去。
  
      “……你以为这样就斩得断我吗?”听到了,看到了,惊惶错愕的一瞬间,阿方斯心中一狠。
  
      反正也来不及,避不开了,强提生命源能灌注防御,阿方斯手中短剑继续刺向韩青禹咽喉。
  
      情势至此,他不介意用一条重伤的手臂,换韩青禹的命。
  
      可是,“哧!”
  
      当直刀横斩,斩中阿方斯前伸的右臂。
  
      如同猪油被热铁切割的声音响起……
  
      阿方斯低头,眼神茫然……因为他刚感受到了一股无比熟悉的特性能量,那股能量迅速吞噬了他右手臂上的生命源能。
  
      而后,臂断。
  
      落地干枯如草。
  
      “啊,啊!”
  
      似乎是第一次自己品尝这种滋味,在一阵痛苦、惊恐的嚎叫声中,阿方斯捂着肩膀,重重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