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屠“仙”!
    武帝城,彻底沦为了强悍气息的旋涡中心。
  
      城内,破空之声响彻不绝,一道又一道的身影,爆掠而出。
  
      更有衣袂飘飘的存在,在空中漂浮而过,横空飞驰。
  
      瞎眼老者漂浮在空中,身躯周围缠绕着极其强大的力量,这力量犹如雷霆所化的匹练,像是抽的空气都在发出哀鸣。
  
      陆番一缕灵识附着的风一楼伫立在楼顶。
  
      他看着气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瞎眼老者,眉宇不由一挑。
  
      他就是来武帝城的藏经阁借阅的,他没有想要搞事情,却没有想到,似乎窥探到了这方天地的一个大秘密,甚至引出了这方天地的顶级强者。
  
      瞬间毁灭一位元婴境的魂魄,占据其肉身,这等手段,哪怕是陆番也做不到。
  
      陆番也不相信,此时占据瞎眼老者身躯的人能做到。
  
      “应该是很早就在这瞎眼老仆的魂魄中种下了一缕灵识印记,奴役了对方,因此才能够轻易的粉碎对方的魂魄,占据对方的肉身。”
  
      “难怪第一次遇到这瞎眼老仆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占据了风一楼肉身的陆番,在藏经阁的顶楼,身上紫袍被风吹拂的猎猎作响。
  
      另一边。
  
      杜龙阳恐怖的气息,骤然爆发,他的身躯猛地砸落在了屋顶之上。
  
      手握黑枪的杜龙阳,仿佛一颗炽烈的小太阳,爆发出的气息,极致的霸道。
  
      他修行的是《武帝经》,至刚至阳。
  
      杜龙阳看向了瞎眼老仆,眯起了眼,眼底深处有一抹精芒一闪而逝。
  
      “老瞎子?”
  
      杜龙阳试探性的问道。
  
      然而,没有得到回应,瞎眼老仆负着手,并未理会杜龙阳。
  
      在占据瞎眼老仆肉身的存在眼中,天下第一枪,杜龙阳仿佛根本算不得什么。
  
      远处。
  
      武帝城的元婴境飞掠而出,悬浮在屋顶周围。
  
      他们纷纷手结印记,武帝城的大阵动了起来。
  
      轰隆隆,似乎有可怕的存在苏醒似的。
  
      整个武帝城地动山摇。
  
      每一位武帝城的弟子身上,皆是有能量涌动而出,汇聚成一尊屹立在阵法之上的金甲战神之中。
  
      金甲战神目露精光,发出了惊天咆哮。
  
      陆番瞥了一眼,眼眸中带着几分感兴趣之色。
  
      “阵法之道中的组合阵法?”
  
      武帝城不愧是传承了数千年的顶级势力。
  
      金甲战神的出现,似乎终于让老瞎子有了点反应,瞎眼老者扫了金甲战神一眼,脸上的表情玩味而怪异。
  
      杜龙阳单手握枪,目光扫向了周围的元婴境和诸多武帝城的弟子。
  
      “莫要乱动!”
  
      尔后,杜龙阳目光璀璨而充满压迫感的望向了瞎眼老者。
  
      “前辈难道是……仙?!”
  
      杜龙阳嘴唇嗫嚅,死死的盯着瞎眼老者,道。
  
      远处。
  
      控制着风一楼身躯的陆番,看了杜龙阳一眼,眼眸中闪过悲悯之色。
  
      这整个天下,都被蒙在鼓里。
  
      像是被人养殖的猪仔似的,不断的成长,不断的变强,而在最后时刻,渡劫成功,离开了天元大陆这养猪场,进入所谓的仙界。
  
      却是犹如养肥的猪离开了养猪场。
  
      终将面对悲剧的结果。
  
      “仙?”
  
      瞎眼老者终于面对杜龙阳,他微微颔首。
  
      身上的衣袍猎猎,带着几分仙风道骨和神异。
  
      远处被陆番控制着身躯的风一楼,“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
  
      他在此人身上,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忽悠别人时候的自己。
  
      唰!
  
      瞎眼老者身形骤然消失,宛若瞬移一般出现在陆番的身边,那是速度爆发到极致所产生的错觉。
  
      陆番则是控制着风一楼的身躯,脚下雷霆轰鸣也骤然消失。
  
      嘭嘭嘭!
  
      两人在虚空中不断的碰撞,隐隐有强大的波动扩散开来。
  
      竟然半斤八两,平分秋色。
  
      杜龙阳目光一缩,这两人的速度太快了,他甚至有些跟不上。
  
      “你又是谁?”
  
      杜龙阳看向了风一楼,此刻的他,没有再傻傻的以为风一楼是真的风一楼。
  
      就风一楼那后辈,实力如何,杜龙阳岂会不清楚。
  
      忽然。
  
      杜龙阳似乎想到了什么。
  
      眼眸骤然中爆发出了惊天的凶芒!
  
      “是你?!”
  
      “偷天劫的贼人!”
  
      杜龙阳大怒,狂吼了一声。
  
      手中的黑枪扬起。
  
      一缕气从他的丹田之中涌出,涌过奇经八脉,最后汇入了手中的黑枪之中。
  
      可怕的一枪,甚至蕴含着极强的“天道”的气息!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的身躯,微微一笑。
  
      轰!
  
      杜龙阳动了。
  
      一步踩下。
  
      藏经阁屋顶上的无数砖瓦,纷纷炸碎,冲天而起。
  
      压抑而可怕的气息,似乎让空气都在发出不堪重负的爆碎声!
  
      黑芒在长枪周围四溢的扩散,抽的虚空,轰鸣阵阵。
  
      天下第一枪,杜龙阳的全力一击,非同小可。
  
      武帝城中,催动阵法的金甲战神也动了。
  
      璀璨的金芒大盛。
  
      金甲战神抽出了腰间的长刃,一把能量所凝聚的长刃,狠狠的朝着陆番控制的风一楼的方向呼啸而去。
  
      陆番瞬间舍弃了风一楼的肉身。
  
      风一楼的头顶之上,陆番的灵识浮现,白衣飘飘,端坐千刃椅之上。
  
      一滴灵液炸开,化作了万千的液体银刃。
  
      杜龙阳集结武帝城阵法所爆发出的攻伐,哪怕是陆番也不敢小觑。
  
      武帝城内。
  
      莫天语一身儒衫,握着三枚铜宝,正准备给身边的顾客算命的时候。
  
      惊骇的抬起头,便看到了那武帝城上空浮现而出的陆番的虚影。
  
      “我的天……北洛陆少主,无处不在啊?”
  
      莫天语深吸一口气。
  
      而且,陆少主似乎搞出了一个不小的动静。
  
      是谁得罪了心眼堪比芝麻大小的陆少主?
  
      使得陆少主,居然准备拆了武帝城?
  
      强悍的气息,蕴含着“意”和天道本源气息,仿佛要贯穿天地。
  
      陆番的虚影眯起眼,抬起手,一滴灵液迸溅开来所化的万千银刃,骤然席卷,化作剑阵。
  
      像是一朵盛放的银色莲花,在他的身前盘旋。
  
      嗯?
  
      然而,已经准备好迎击可怕攻伐的陆番,面色不由变得怪异。
  
      因为……
  
      杜龙阳汇聚浑身力量,仿佛带着被陆番偷走天劫的无数怒火而爆发出的混元一气枪,竟然在此刻,刺向了瞎眼老者。
  
      不仅仅是陆番惊呆了。
  
      武帝城中,诸多控制金甲战神的元婴境也都呆滞住。
  
      杜龙阳着是做什么?
  
      瞎眼老者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一幕。
  
      仓促还击。
  
      咚!
  
      可怕的能量波动宣泄开来,将藏金阁的屋顶瞬间轰的爆碎,整个藏经阁在这一时刻,轰然崩塌!
  
      “仙?!”
  
      “杀的就是仙!”
  
      杜龙阳冰冷的声音炸响在虚空。
  
      “可恨你这仙非真身降临,否则,今日……我杜龙阳,便要屠‘仙’!”
  
      杜龙阳伫立在屋顶之上,黑枪扬起,遥指身上被他戳出一个大窟窿的瞎眼老者。
  
      “为什么。”
  
      瞎眼老者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高高在上,带着些许的冷漠,和疑惑。
  
      “所谓成仙……不过是一场骗局罢了!武帝城第一代武帝所留的警告……你当真以为让你的走狗封印了便可瞒天过海,玩弄世人于掌心?”
  
      杜龙阳衣衫猎猎,黑发苍劲,带着几分不甘,带着几分要打破命运的坚决。
  
      远处。
  
      陆番也回过神来,嘴角流露出玩味之色。
  
      果然,这天元大陆的强者也不是傻子,他们可能也察觉到了什么。
  
      一直都在密谋和算计着所谓的仙么?
  
      算计与反算计。
  
      都是一群老阴货。
  
      陆番笑了笑。
  
      眼眸闪烁一阵,想起当初占据天虚公子的肉身来观看杜龙阳渡雷劫,从那时候开始,这天元大陆的顶级强者,可能就在布局,准备对付仙了吧。
  
      否则,天虚公子这等修阴冷功法,最怕至刚至阳之物的强者怎么会甘愿赶赴到武帝城外,顶着不自在,观看死对头的雷劫?
  
      他就不担心,杜龙阳突破后,回头就一枪戳死他?
  
      陆番笑了笑,断臂刀客,天虚公子,女帝……还有那苦行僧。
  
      怕是早就和杜龙阳商量好了共识。
  
      在杜龙阳渡劫飞升的时候……
  
      对“仙”出手。
  
      他们是带着打破“仙界”这个谎言的目的。
  
      甚至带着“屠仙”的目的。
  
      可惜了……
  
      陆番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他那时候占据了天虚公子的肉身,一不小心就打乱了这些强者的算计。
  
      陆番感觉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他真不是故意的,那时候的他,就是来打个酱油,纯粹抱着观赏和学习的态度,来观看雷罚的。
  
      “武帝城诸长老听令,控制‘金庚朔甲阵’,斩杀此人!”
  
      藏经阁屋顶。
  
      杜龙阳扬起手中的长枪,爆吼。
  
      瞎眼老者面色冷漠。
  
      “凡人搏仙,罪该万死。”
  
      瞎眼老者话语落下,张开了嘴,口中竟然吐出了一道剑气!
  
      那剑气无比的强大,横亘在武帝城的上空,蕴含着极强大本源气息。
  
      轰!
  
      金甲战神斩下白刃,与那剑气碰撞。
  
      可瞬间便是被剑气绞的支离破碎。
  
      阵法崩灭。
  
      武帝城中的诸多弟子,纷纷咳出了鲜血,面色惨白。
  
      元婴境的长老们也是跌落于地,喷出大口的鲜血。
  
      杜龙阳怒吼。
  
      运转《武帝经》,刺出混元一气枪,与那剑气碰撞,却是被那剑气死死的压迫在了屋顶之上。
  
      这一剑若是斩下,武帝城……怕是要被斩为两半!
  
      为难时刻,杜龙阳看向了陆番的虚影。
  
      “请求阁下出手助我武帝城,偷雷劫之事,便一笔勾销!”
  
      杜龙阳道。
  
      “本公子可没有偷雷劫,莫要冤枉,是那雷劫自己拐弯来劈本公子。”
  
      陆番的虚影,端坐在千刃莲瓣中,认真道。
  
      杜龙阳几乎要喷出一口老血。
  
      “那便算了,阁下出手,以后……虚空之门来者,我武帝城不拦,不俘,不杀!”
  
      杜龙阳再度道。
  
      他横亘长枪,身上的衣衫炸裂,露出了上半身,锋锐的剑气,更是让他的肉身,布满了血痕。
  
      “好。”
  
      陆番答应了。
  
      端坐千刃椅上的他,抬起手,像是拈一朵莲花似的。
  
      屈指弹出。
  
      灵液迸溅所化的千刃莲花剑阵便呼啸而出。
  
      瞬间包裹住了那瞎眼老者的身躯。
  
      瞎眼老者的肉身骤然被绞的爆碎。
  
      剩下一道白色的完全由本源能量所汇聚的身影浮现,与陆番面对面,两人像是切割出了一方天地似的,与外界完全隔绝。
  
      “你不应该出手……你所掌控的孱弱的位面本源会因为你的出手而遭遇劫难,被盯上。”
  
      白色人影开口,声音毫无情感。
  
      陆番白衣飘飘,端坐千刃椅,看着这白色人影。
  
      露出微笑。
  
      “你威胁我?”
  
      “我记住你了。”
  
      陆番的道。
  
      话语落下,眼前的一切消失不见。
  
      千刃莲花剑阵,瞬间将对方撕扯的支离破碎。
  
      那可怕的蕴含天道本源气息的剑气……也在这一刻,徐徐的崩灭。
  
      杜龙阳的长枪狠狠的抵在了屋顶之上,发出了铿锵之声,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着消失不见的白芒。
  
      攥起了拳头。
  
      “仙!”
  
      杜龙阳深吸一口气。
  
      尔后,他又看向了身影越发虚妄的陆番。
  
      眼眸中也闪烁着精芒。
  
      此人……到底是谁?
  
      虚空之门后,又是什么?
  
      杜龙阳曾经尝试过想要闯虚空之门,可是……天地本源的阻隔之力,让他这达到了元婴极致,婴变之境的存在,都无法跨入。
  
      他很好奇。
  
      他本以为陆番是与仙一伙的,毕竟,之前他们的“屠仙”计划被陆番给破坏。
  
      可是,这一次……陆番却又将仙蛰伏在人间的属于仙的棋子给引了出来。
  
      因而,杜龙阳有些摸不准此人的目的了。
  
      此人的出现,就宛若搅屎棍一般,将整个天元大陆都搅动成一滩浑水。
  
      陆番的这一缕灵识爆发出千刃莲花剑阵,已经彻底消耗完了所有的能量,逐渐变得虚幻和透明。
  
      面对杜龙阳的目光。
  
      陆番的虚影笑了笑,负着手,带着几分潇洒,带着几分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逐渐散去。
  
      保持神秘和潇洒最重要。
  
      武帝城中。
  
      整个武帝城的城民都被这一战给吓坏了。
  
      而莫天语却是激动万分,攥着三枚铜宝,手都要攥红了。
  
      陆少主大展神威,跟陆番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莫天语自然也感觉与有荣焉!
  
      他面前的等待算命的顾客有些惊魂未定。
  
      他看向了莫天语,恶狠狠道:“这命,还算不算了?”
  
      莫天语则是大笑起来,摆了摆手:“算……算你走运!今日心情好,不算命了。”
  
      那顾客一阵无语,嫌恶的摆了摆手,匆匆离开。
  
      武帝城外。
  
      一道身影漂浮而来,仿佛踩着空气,御风飞行似的。
  
      元婴境,便可御风而飞,日行千里不在话下。
  
      武帝城彻底崩毁的藏经阁上空。
  
      那漂浮的身影踏风而至。
  
      “阿弥陀佛,杜城主,贫僧来迟了。”
  
      此人,却正是当日屹立西方山头的苦行僧。
  
      “意外爆发的太突然,大师千里奔行而来,赶不到也属正常……”
  
      杜龙阳摆了摆手。
  
      “我们的‘屠仙’计划照常进行,这一次死的不过是‘仙’留在走狗脑海中的印记,印记被灭,不曾回归,‘仙’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的屠仙计划,仍旧可以继续。”
  
      杜龙阳道。
  
      苦行僧双掌合十,微微躬身。
  
      杜龙阳看向了武帝城外,目光闪烁着:“不过,这一次,我们需要拉一个帮手……”
  
      ps:腹痛好了,吃了药开始腹泻……码一章上三次厕所,菌,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