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打造超玄幻 > 第四百二十章 炼丹小比,倪玉登场!

  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犹如可怕的巨人伫立,俯瞰世间。
  虚无天,彻底沸腾。
  无数流浪者狂热万分的盯着那悬浮在五凰上空的古老的战船,他们疯狂不已,古老战船上的一道纹路,都足以让他们痴迷。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这艘古战船,来自上界!
  代表的是上界的意志,同时……也意味着,天地大比即将开始了。
  这些漂泊在虚无中的流浪者们期待了太久。
  快十年了,他们终于盼到了天地大比!
  轰隆隆!
  一艘艘战船在虚无天中缓缓而行,每一艘战船之上都有纹路浮现,抵挡着来自虚无天中规则的力量。
  很多战船也十分的强劲,但是比起代表了上界的古老战船还是差了许多。
  当然,这些战船上来自诸多高武世界的强者也不急着飞速抵达五凰。
  他们反而都饶有兴致在战场上,注视着抵达五凰的那架古老的战船。
  平阳天中,欢喜尊者,青灵圣主和拓跋圣主等强者也都注视着。
  上界使者,无比的霸道,哪怕是大尊在这古老战船面前都要低头,那陆圣主……会低头么?
  他们不禁有些好奇。
  ……
  本源湖,微风徐徐。
  陆番挽袖,夹着棋子,正准备落棋盘,忽然,手掌一顿。
  “唔,来了。”
  陆番道。
  湖心岛上,正在运气的齐六甲骤然睁眼,老迈的眼眸中满是凝重之色。
  “公子……来了。”
  “虽然十年之期尚未到来,但是,老朽若是所料不差,应该是为了提前展开的职业小比而来。”
  齐六甲道。
  陆番靠着千刃椅,微微颔首。
  职业小比么?
  算是天地大比开启前的预热?
  岛上,破空之声不断的响彻,凝昭带着倪玉掠来,李三岁和阿鲁也飞速而至。
  “老齐,你去看看吧。”
  “至于比试的场地,就直接在血色战场上进行。”
  陆番道。
  齐六甲闻言,不由一怔。
  下一刻,苦笑了一番,公子这是搞事情啊。
  不过,齐六甲也并未说太多,迈出一步,腾空而起。
  陆番则是从棋盒中夹起棋子,再度搭在棋盘上。
  ……
  瀚海上,不起涟漪。
  无名墓碑后,古墓。
  幽幽密室,长明灯上的灯火轻颤。
  殿宇外,四具骷髅分立,皆是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眼眸中鬼火跳动。
  “将军,有人来了。”
  穿着粉色长裙的骷髅,道。
  声音在古殿周围萦绕,许久后。
  古殿之内,有悠悠声音传出。
  “天地大比的举办地点布置在五凰……那些老东西果然开始对虚无天动想法了。”
  “虚无天诞生高武,等于告知世间‘帝兵’的封印开始松动,这些老东西开始布局倒也不足为奇。”
  “无妨……敌不犯我,便由他去。”
  声音淡淡,带着几分思索。
  红粉骷髅闻言,眼眶中的鬼火跳动。
  “喏。”
  尔后,四具骷髅便再度枯寂的站着,古殿内的长明灯灯光不再轻颤,压抑的气息也徐徐散去。
  ……
  古老的战船释放着可怕的压迫。
  轰鸣之声阵阵。
  “以‘临’字阵言布置的时间大阵,古帝‘昊’的九字阵言,能够这般利用,的确不凡。”
  古老的战船中,有淡笑之声飘出。
  战船上,一位仆从行走而出,这仆从的气息很强,面容上裹挟着烟雾,看不清模样。
  从古老的战船上走出,一步一步。
  嗡……
  五凰中。
  齐六甲掠出,与这位仆从拱手。
  “吾等代表上界意志,十年之期虽未到,但将先在五凰举办‘职业小比’。”
  仆从盛气凌人,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却可以感受到其身上那种自然而然的高傲和优越。
  不过,出乎那些窥伺的流浪者和诸多其他高武世界的强者的意料。
  这仆从竟是没有咄咄逼人,没有质问为何只是齐六甲出来迎接上界使者。
  要知道,上界和虚无天,简直真金和砂砾的区别。
  哪怕是平阳天衍六级高武的小佛界大尊,都是亲自赶赴到这古老战场的上界使者面前。
  “职业小比,以及接下来的天地大比的举办地点在何处?”
  仆从身躯萦绕着烟气,竟是有几分缥缈和高贵,他开口问道。
  齐六甲深吸一口气,拱手。
  “公子说,将五凰尊贵的……天外战场作为职业小比与天地大比的举办地点……”齐六甲道。
  说完,他后撤一步,拂手。
  顿时,底下的云雾尽散,露出了辽阔无垠的血色战场。
  与此同时,时间大阵也在陆番的意志控制下,停止运行。
  血色的砂砾滚滚,仿佛散发着浓浓血气。
  在看到血色战场的时候。
  仆从震惊了。
  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齐六甲能够感受到他在震惊,震惊的情绪很快就转为震怒。
  “放肆!”
  仆从一声厉喝。
  轰隆隆!
  虚无天之上,似乎都隐隐有规则之力释放,这仆从的修为很可怕!
  刷刷刷……
  随着这仆从一声厉喝。
  古老战场中,一道道仆从身影伫立船头,气息居然皆是不弱于这位震怒的仆从。
  “天地大比何等之重要,此界圣主不出现也就罢了,既然接受了举办地的邀请,就请尊重大比。”
  “身为高武世界,难道没有名山大川,难道没有洞天福地?为何将举办地点选择在这等荒凉凄厉之地?”
  仆从冷冷道,话语犹如冰冷刀锋,不断的压迫不断的切割。
  齐六甲感受到巨大的压迫,面色微微泛白。
  他就知道……
  公子这决定,绝对会惹怒这上界使者的。
  这难道大比尚未开始,公子就要与上界使者撕破脸皮?
  就在齐六甲张口,欲要为陆番辩解些什么的时候。
  古老战场中似乎有轻笑之声飘出。
  尔后,隐隐有元神波动传递开来,似乎在对仆从传着些什么话语。
  那位面容笼罩在烟雾中的仆从,躬身倾听。
  然后,拱手鞠躬。
  “喏。”
  转身,再度面对齐六甲。
  “使者宽容,体谅五凰乃新诞生的高武,所以,同意了以这荒凉的天外战场作为举办地点。”
  “既然如此,那便带路吧。”
  仆从淡淡道。
  齐六甲辩解的话尚未出口,仆从的话语,便让他彻底愣住了。
  这上界使者……如此好说话?
  齐六甲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往血色战场飞掠而去。
  轰隆隆!
  古老的战船横挪,庞大的战船,仿佛一座巍峨的宫阙在移动似的。
  沉重,古朴。
  齐六甲和仆从在前方飞行,古老战场跟在其后。
  许久之后,抵达血色战场,脚踩着冰冷的仿佛染血的战场地面。
  虚无天中的诸多以为上界使者要与五凰闹矛盾的诸多流浪者都惊呆了。
  没有想到,矛盾竟然没爆发。
  不仅仅是他们,连诸多赶赴五凰的窥探强者都一脸的意外。
  这些强者大多数都是来自元磁天和血煞天,和平阳天一样都是被掌控的天地。
  在他们的认知中,上界是神秘高贵和强大的,五凰这种接受了天地大比的举办地点资格,却是将举办地点定在这等荒凉之地,上界使者竟然不曾发怒。
  轰!
  古老的战船落在了血色战场上。
  在战场上犁出了一条宛若深渊般的沟壑。
  仆从也落在了血色的地上。
  齐六甲微微有些尴尬,血色战场……真的是太荒凉了。
  别人若是被选中作为举办地点,怕是恨不得将世界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结果陆番倒好,直接将这大比地点扔到了这荒凉到渺无人烟的地带。
  古老战船非常的巨大,落在血色战场,高达百丈,冰冷的船身上,充满了古朴和古老的气息。
  嗡……
  一股强横的元神波动从战船中涌动而出。
  瞬间漫过了血色战场。
  轰!
  整个五凰似乎都变天了。
  五凰中的每一位修行人都感觉到无比的压抑,像是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要出现,巨大的压迫和高贵的气息,让每个人都忍不住跪伏。
  这一股强横的元神力量,扫荡而过。
  伫立在瀚海之上的古墓无字墓碑顿时释放出强横的气机。
  一瞬间仿佛耸入云霄。
  古墓中,同样一股强横的波动扩散。
  两股元神力量在虚空中碰撞,竟是无声无息的掀起了灵气风暴。
  那股从战船中渗透而来的元神,顿时飞速的退去。
  古墓也重新恢复了沉寂。
  湖心岛上。
  陆番压下了准备释放的元神之力,没想到古墓中的那神秘“将军”比他更快出手。
  陆番倒也乐得如此,只不过,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血色战场上。
  强横的元神力量收回,古老战船中再度传出了轻笑。
  “稍做整理吧。”
  淡淡话语萦绕而出。
  一位位仆从飞掠而出,悬浮在血色战场上方。
  下一刻,这些仆从的手中浮现出一颗颗的青色圆珠。
  圆珠妖艳,洒下。
  啪嗒啪嗒!
  落在了血色战场上,犹如下了一场暴雨。
  每一颗圆珠化作了一块青砖,青砖铺就,在血色战场上,铺就出了三个巨大无比的广场。
  围绕着古老的战船。
  轰!
  一位仆从赤膊甩出一块黑色石碑,砸在了三个广场的一角。
  石碑之上,簌簌抖落粉末,龙飞凤舞的写着不同的职业。
  炼丹师,阵法师,铸器师。
  三个广场,分别是三种不同职业的比试区域。
  齐六甲看的呆滞。
  尔后,嘴角微微抽了抽……
  上界的使者都看不下去了么?亲自派仆从来整理布置一下场地。
  白玉京楼阁之上。
  陆番端着青铜酒杯,不由哑然失笑。
  仆从处理完毕后,便再度汇聚在了古老的战船前端。
  齐六甲呆立着,完全没他什么事。
  许久后。
  仆从飘来。
  “场地修整完毕,接下来三日,诸多世界通过预选的职业小比参赛者将会降临。”
  仆从道。
  “三日后,职业小比开启。”
  话语落下。
  仆从便宛若瞬移般消失,回到了古老的战船上,伫立战船,一口青铜古钟浮现。
  仆从猛地拍打,古钟中便传出了轰鸣。
  浩浩荡荡,不断传开。
  而正在虚无天中慢悠悠的悬浮的各大世界的战船,听闻到古钟,纷纷色变,皆是加快了速度,朝着五凰飞速掠来。
  平阳天中。
  青灵圣主也跃上了灵舟,带着青灵小世界的参赛的炼丹师,阵法师和铸器师,赶赴五凰。
  有猛禽展翅,拓跋圣主同样大笑着带人出行。
  佛光闪烁,佛莲盘旋,小雷音佛界也同样出行。
  整个天地似乎都一下子活络过来死的,热闹无比。
  虚无天与平阳天接壤之地更是有诸多身影遁入虚无天。
  昔日里,无比静谧的虚无天,一下子变得无比的热闹。
  这就是天地大比的魅力所在,哪怕被称为天地废墟的虚无天,若是称为举办地,一样会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
  ……
  齐六甲回到了湖心岛。
  那代表了上界的古老战场横亘在血色战场上后,似乎就没有了任何的异动。
  也不再探查五凰的虚实。
  “虚无天拥有规则的力量,所以上界不可能派遣至强者降临,战船中的存在或许实力很强,但是不会太离谱。”
  齐六甲道。
  陆番微微颔首。
  “公子,真不去见一见?”
  齐六甲问道。
  陆番摇了摇头,“本公子修行到了瓶颈,心情郁郁,再加上这几日或许便有所突破,便不见了……”
  齐六甲闻言,不再言语。
  “你带倪玉他们去参赛吧……”
  “唔,这职业小比怎么个比法?”
  陆番好奇问道。
  不过,齐六甲却是摇了摇头:“职业小比作为天地大比的预热,同样很引人注目,而且,小比的规则,每一次都会有变化,所以,老夫也不太清楚,只能等比赛日,由上界使者公布。”
  陆番点了点头,尔后,靠着千刃椅,便闭上了眼。
  齐六甲下了楼阁,在岛屿上行走。
  他找来了倪玉,李三岁和阿鲁,开始给三人动员。
  虽然齐六甲不知道规则,但是他清楚,比试关乎五凰的道蕴,必须郑重对待。
  ……
  血色战场上出现异动,自然引起了五凰修行人的注意。
  修行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有人去探查过,发现五凰外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密密麻麻可怕的强者,强横的气机让人心头颤栗。
  不过,齐六甲很快出面给他们解释。
  诸多修行人听到血色战场上即将举办一场比试。
  而且是炼丹师、阵法师和铸器师的比试,所有人都变得十分的感兴趣。
  不少修行人更是特地赶赴血色战场,欲要观摩这比试。
  当然,尚未靠近三个比试广场,便被古老战船上仆从冰冷的视线所驱逐。
  五凰的修行人,只能远远的观望着。
  大玄神朝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不由震撼。
  如今,世人皆知道五凰外有诸多的世界,而如今,五凰竟然成为了举办这等盛事的地点,许多人都是流露出兴奋情绪。
  大玄神朝的新皇,对此也颇为感兴趣。
  在玄武卫的保护下,登上了血色战场,特意布置观赛台,欣赏这场职业小比。
  莫天语来了,与天机阁的吕木对一齐出现在此,两人谈笑风生。
  公输羽与谢运灵还有几位诸子百家时代的老友一齐而至,毕竟有阿鲁和李三岁的比试,他们岂能错过。
  三日时间,弹指而过。
  湖心岛上。
  齐六甲满脸的凝重和严肃。
  他叮嘱着倪玉、李三岁和阿鲁,虽然不是他亲自上场,但是,齐六甲反而比起自己上场还要来的焦急。
  “公子,我们出发了!”
  齐六甲道。
  “好。”
  白玉京楼阁之上,白衣少年依旧平静如水。
  齐六甲心中慨然,或许,唯有公子才能做到这般不起波澜。
  下一刻,齐六甲便带着倪玉三人直入血色战场。
  血色战场上。
  原本空无一人的血色战场,竟然变得无比的热闹,除了来看热闹的五凰修行人,其余竟然全部都是参与比试的炼丹师,阵法师等等。
  密密麻麻,人头攒动。
  而三个比试广场,则空无一人,上界使者不允许任何人踏入其中,违者……当场格杀。
  因而,炼丹师,阵法师,铸器师等等,全部都待在广场周围。
  这些都是诸多天地经过预选后的参赛者,实力都很强,交错纵横的气机,让血色战场上空浮现浓郁的压迫和让人喘不过气的紧张。
  透过迷蒙的烟雾大阵,可以清晰的看到,阵法外,一艘艘战船,还有各种各样的飞行宫殿,灵舟,猛禽等等……
  其上,诸多世界的强者也都在盯着血色战场。
  咚!
  震耳欲聋的钟声传开,仿佛传遍的诸天万界。
  古老的战船上,仆从伫立。
  “第一场,炼丹小比第一轮,参赛者共一万三千八百七十二人。”
  仆从开口。
  一位位盘坐着的炼丹师,纷纷睁开了眼,他们的眼眸陡然变得无比的犀利。
  “上界准备了一份六品丹药丹方,每人只有一次机会,炼制成功,可晋级第二轮,失败,淘汰,失败者将被剥离押注道蕴。”
  仆从目光扫过,道。
  话语落下,几乎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比试很残酷。
  第一轮便是摆出门槛,水平不够的炼丹师,直接刷掉。
  “现在……登台。”
  仆从的话语声落下。
  下一刻。
  处于广场外的诸多炼丹师,纷纷身上迸发出强绝气劲,化作流光冲向广场。
  “去吧。”齐六甲摸了摸倪玉的脑袋,道。
  倪玉眼睛中闪烁精芒,紧了紧背上的黑锅。
  吐出一口气。
  尔后,迈开步伐,背着黑锅,一路小跑着朝广场而去。
  看上去,倒是有些滑稽。
  上界使者的仆从,目光落在倪玉身上。
  眼皮微微一抖。
  这丫头……就是五凰的参赛炼丹师?
  就是虚无天唯一的参赛者?
  这是自暴自弃了么?
  广场上,倪玉满脸通红,那是兴奋,她朝着周围的炼丹师打招呼,不过,周围人都很冷漠。
  仆从目光扫视广场。
  看到一万三千七百八十二人全部就位后。
  目光陡然变得犀利。
  抬起手,袍服猎猎。
  手掌握拳,陡然砸出,砸在身边悬浮的古钟之上。
  “咚!”
  “炼丹小比,第一轮,启!”
  轰!
  话语落下。
  广场上,粗重呼吸流转。
  尔后,光华璀璨而夺目。
  一位位来自诸多高武世界的炼丹师,纷纷取出属于他们的炼丹鼎炉。
  咚咚咚!
  鼎炉砸地的声音,绵延不绝。
  倪玉被吓了一大跳。
  小丫头抿着小嘴,左望望,右看看。
  最后,猛地抓起背后的黑锅,砸在了地上,脸上的婴儿肥微微一抖。
  要气势!
  谁没有呢!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