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九百三十九章 你有福了
那建筑确实古怪,看起来像是一座石庙,石庙的门是开着的,周文不好骑着烛龙进去,到了门前之时,就把烛龙召唤了回去,自己一步步走进了石庙之内。
  
  “帝辛,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周文心中好奇的要命,因为过太过好奇,身上的疲惫感也减少了很多。
  
  因为谛听的能力在这里所能听到的范围十分有限,一直到周文走进了石庙内,才大概把古庙内的情况看了个清楚。
  
  “这是什么情况?”周文看着古庙内的景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石庙内摆放着很多奇怪的东西,那些东西周文大多都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可是那结婚时才会贴的大红双喜,周文还是认得的。
  
  而且那石庙的大殿两边的柱子上,一边写着天作之合,一边写着喜结连理,整个古庙的布局,和周文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如果不是知道帝辛就在这里面,周文几乎以为这里是远古时代版的月老庙呢。
  
  “请问,帝君在吗?我受鹿台中的故人所托,给您传个口信。”周文进了石庙之后,发现自己的感官竟然恢复了很多,眼睛能够看到了,也能够发出声音了。
  
  周文不敢直接叫出九尾妖狐的名字,所以只能说是故人。
  
  “进来吧。”大殿内传出来一个声音。
  
  周文听那声音只觉得十分沉厚,到是颇有男人气概,于是就走进了大殿之内。
  
  也不知道这石庙有什么特别之处,连走路都感觉轻松了许多,走进大殿之后,就看到有一个男人坐在大殿的石台之上。
  
  一般那里应该是供奉神明之所,可是现在那里没有什么神像,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真正的人类。
  
  “这就是那位名传千古的暴君吗?他真的活到了现在吗?”周文看着石台上的男人,心中却有些不敢相信。
  
  那男人与周文想象中的纣王截然不同,他没有魁伟的身材,也没有霸气侧漏的气质,看起来很文静的一个男人,长相英俊,身材不算瘦,只能说是修长精壮,看起来有一种儒雅的气质。
  
  如果在外面遇到这个人,周文相信他是一个年青有为的教授什么的,绝不相信这是一个千古暴君。
  
  帝辛坐在石台上,姿势十分惬意,一只手垂在膝盖上,一只手拎着一壶酒,自顾自的饮着,也不看周文,随意的说道:“她让你带了什么口信过来?”
  
  “对不起,我想确认一下,您是帝辛对吗?”周文问道。
  
  帝辛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既然能够找到这里,难道就不知道,这里的囚犯只有我一人吗?”
  
  “她让我转告你,勿念。”周文连忙把九尾妖狐所说的话,转达给了帝辛。
  
  “勿念……勿念……好一个勿念……”帝辛突然大笑了起来,看起来似是极为畅快一般。
  
  等帝辛笑完了,周文才说道:“消息已经带到了,我也该告辞回去向她复命了。”
  
  “等一等。”帝辛却开口叫住了周文。
  
  周文不明所以的停下来看向帝辛,帝辛伸手把一样东西抛向周文:“这是我给你的报酬,你也帮我带一句话给她。”
  
  “帝君请说。”周文看帝辛丢给他的东西是一块巴掌大的石牌,石碑上面刻有红色的喜字,除此之外别无它物,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等。”帝辛说道。
  
  “什么?”周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等。”帝辛又重复了一遍。
  
  周文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帝辛说道:“您就让我告诉她一个等字?其实您可以多说一些的。”
  
  “不用了,你回去吧,你的人类之身,不宜在异次元停留太久。”帝辛淡淡地说道。
  
  周文只好告辞离去,心中觉得万分奇怪。
  
  帝辛这个人和他想象中完全不一样,而且他所在的地方,也和周文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若说帝辛是一个囚犯,那这囚禁他的地方也太儿戏了,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看起来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看到任何约束他的东西。
  
  而且他这个普通人类都可以这么随意进出,这也不像是监狱之类的地方。
  
  “事情都办完了吗?”冰女看到周文出来,上前问道。
  
  “办完了。”周文想要说话,可是出了石庙之后,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用写的。
  
  “他说了什么?”冰女又问道。
  
  “什么也没说,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出来。”周文不想把帝辛带的消息告诉冰女。
  
  冰女撇了撇嘴说道:“你不用紧张,我不是在打探帝辛的秘密,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那我们走吧,必须要快些赶回去,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周文说着重新召唤出了烛龙,正想要把那石牌收起来,坐着烛龙走人的时候,冰女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这是什么?”冰女把周文握着石牌的手拉起来,双眼死死盯着那块石牌问道。
  
  “石头的碑子啊,还能是什么?”周文有些讶异,不知道为什么冰女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是帝辛给你的?”冰女的目光依然死死盯着石牌。
  
  “是的,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周文心中暗道:“看来帝辛给我的这个石牌,好像还真是好东西,冰女不会想要抢夺吧?”
  
  周文想着的时候,帝女却把手松开了,神色古怪地看着周文说道:“当然知道,在异次元,怕是没人不知道。”
  
  “哦,这么说这石牌大有来历了,它有什么用呢?”周文连忙问道。
  
  冰女却突然一笑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你想知道的话也可以,不过那要看你付出的代价够不够。”
  
  “不说算了。”周文收起了石牌,骑上了烛龙。
  
  既然异次元有很多人都知道,那他根本没有必要问冰女,回去后问帝大人也是一样的。
  
  “你有福了。”冰女也不在意,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就在前面带路,带着周文回了冰堡。
  
  周文一直在思考,冰女的那句“你有福了”是什么意思,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