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二九零、小畜……好生后悔

  魔尸宁一古心头凄苦,暗暗忖道:“本来听说,成九姑转世归来,就和老董来捡个软柿子捏!却哪里料到,这软柿子也成了精,弄得我们两人好苦。”
  “不对,不对,是我老宁好苦。老董那混帐王八蛋,必然是跑了也,见我如此,他绝不会还跟这些凶神动手。”
  魔尸宁一古被白枭妖身所斩,又被王崇真身欺压,就以为这是一个团伙,惨无人道,蛮不讲理,还狡诈阴险。
  王崇也不管他如何想,笑道:“我要你封你做个神仙,你可愿意?”
  魔尸宁一古听得做个神仙,不由得心头打鼓,问道:“请问是什么神仙?”
  王崇把十仙阵图取了出来,瞧看了一眼只有半截身子的魔尸宁一古,暗暗忖道:“红叶禅师赠我这卷阵图,若能收了十头阳真境大修,纵然不能媲美毒龙寺的护山大阵,威力也自不俗了。可是这东西生的好丑,投入进去,岂不是糟蹋了宝贝?”
  王崇想了一会儿,把十仙阵图又复收了起来,转换了功力,捏了一个法诀,喝道:“便是给你一个看守洞府的差事,做个本洞府的土地神仙。”
  魔尸宁一古听得大骇,欲待说不愿意,但是瞧见王崇笑吟吟的,袖中精芒如电,哪里敢说出口去?
  王崇法诀落下,正是所学玄天禁法之一——安敕封神咒!
  此法可以把一头生灵,或者妖魔,或者鬼物,锁困在某一地域,跟地气结合,化为土地山神一类的灵神。
  王崇正好把魔尸宁一古,炼成小篁蛇腹中这座洞府的土地神仙。
  这头魔门大佬,心头纠结无比,王崇也不去劝说,只是把飞剑亮了出来。宁一古思忖几番,咬牙长叹一声,任由安敕封神咒落下,把他和洞府炼成了一体。
  虽然有安敕封神咒,王崇还不罢休,随手一捏,把天邪金莲取了出来,轻轻一抖,就有数十莲子飞出,落在了魔尸宁一古的身上。
  不多时,这位魔门的阳真大修,身上也就开满了金色莲花,就连肚脐眼变的大嘴,也吐出了好几朵。
  至此,魔尸宁一古终于死心,知道自己再也翻不起波浪。
  王崇收拾了魔尸宁一古的上半身,便去寻找他的下半身,仍旧一番恫吓之后,如法炮制。
  待得他转了一圈,把魔尸宁一古的手脚头颅,身上的各种零碎,一一炮制了,这才清喝一声,开了洞府的禁制,把魔尸宁一古重新拼凑了起来。
  这头魔门阳真大修,催动了身上的玄武罗睺计都魔光,但却一身魔功,止不住的外泄,魔气涛涛,都灌注到了这座洞府上了。
  魔尸宁一古一脸的悲怆,跌坐在地上,虽然要维持身份,不能嚎啕大哭,但脸上却有两行老泪,啪啪的淌了下来。
  只是稍稍拿大,想要夺取一口飞剑,就被人暗算,百般炮制,最后落得成为人家洞府土地神仙的下场,从此就再非是逍遥自在的阳真大修,而是人家的饲养奴仆,任由主人使唤,还不能有丝毫反抗,生死都不由自主。
  这叫魔尸宁一古怎能不悲从中来?
  王崇瞧了一眼,已经恢复了肉身,但气息衰落到了极致,只能勉强维持在阳真级数的魔尸宁一古,心道:“下回把丧尸董山也抓来,跟他凑个一对,我这洞府也算是有些气派了。”
  王崇倒也不是,没想过把魔尸宁一古炼成妖身,只是人妖相化之术,本身并不能化去功力,只能驱使妖身生前的功力。
  魔尸宁一古的一身本领,未必就强过了只是金丹巅峰的白枭,多这么一具妖身,对他的实力提升几近与无。
  五识魔卷方能转化功力,但也不是无所不能,五识魔卷只能转化功力,并不能转化境界。
  比如王崇的山海经修炼到了大衍境,天符书还是要从头修行,按部就班的体悟天地玄机,炼开罡脉,从容突破。
  王崇手里的几头妖身,白枭妖身,孤鸿子妖身,都保持了原来的功法。
  只有原来的功法,才能保持这几具妖身的巅峰战力,若是转换其他功力,因为境界不足,还不如原来的功力厉害。
  巨鲸妖身虽然经常转换功力,但不管是元阳剑诀,还是小无相剑诀,又或者其他功法,也就是转为金丹境,并无法发挥精妙玄微之处。
  如今巨鲸妖身的战力,已经低至都不如王崇的原身了。
  人妖相化之术,在王崇手里,已经算是超班发挥,因为他有五识魔卷,若是在各派弟子手中,也就是粗浅法门,能够取一时之巧,到了大衍境就用不上了。
  各派的弟子,不管道宗魔门,甚至包括一些旁门散修,都远远强出寻常妖怪,大衍境杀金丹妖怪,并不算为难。
  至于用各派修士炼妖身……
  打个比方,某个长辈溺爱晚辈,去帮忙炼了一具别派修士为妖身,那都是蠢到了找死的级数。
  一旦被人知道,必定要被诸派联手灭门。
  王崇炼修士为妖身的事儿,也是瞒的极死,除了邀月夫人和韩嫣,并没旁人知道。
  王崇大袖一挥,喝道:“小宁子,且跟我去拜见两位仙子。”
  魔尸宁一古满脸的沧桑,但却推拒不得,被王崇带着,去见成九姑和韩嫣了。
  成九姑正在跟韩嫣闲聊,忽然间王崇带了魔尸宁一古潇洒而来,不由得脸色大变,瞧了一眼韩嫣,还以为这个妹妹是在暗算自己。
  不由得心头生出了警惕,捏了一件法宝,随时都能发难。
  王崇也怕成九姑误会,急忙叫道:“成仙子勿要担忧,这是季某新收的小畜。小宁子过来,给成仙子磕头。”
  魔尸宁一古满脸悲愤,又抗拒不得,心道:“怎就成了小畜?不给个管家当当,也就罢了,奴仆也成,小厮也成……怎就成了小畜?”
  他扑在地上,本想勉为其难的给成九姑这个大仇人见礼,但却忍不住悲上心头,忽然就嚎啕大哭起来,哽咽道:“小畜……好生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