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三章 穿越是流行色

  每个有人类聚集的地方都有高低贵贱等级之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大唐俱乐部同样如此。区别地位的高下,一在资历人脉,二在实力本事,魏国光属于第二种。当他几年前持两项冠军证书来大唐求职时,立刻被老板奉为上宾,本地人,又是全国冠军,当时老板就给开了一份大唐俱乐部顶级薪资,因为这份收入,魏国光几年下来也买了套房,终于不用再和父母挤在一起。所以,大唐的利益就是他的利益,大唐的面子就是他的面子。
  击剑C厅在东面,A厅在西头,很快的,魏国光推开A厅大门,身后跟了一大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者。对这些富贵闲人来说,再没有比挑场更刺激的事了,这给他们无所事事的生活平添了极大的乐趣。几名身强力壮的保安尾随而入,都是退伍兵出身,在大唐,一般人翻不起浪。
  击剑C厅并没有想象中的骚乱,这个点儿本来人就不多,只不过明显是挑事儿的那群人霸了3条剑道,正在上面大呼小叫的打闹,这让一向自诩为高雅场所的经理老杨有些难堪,站在一旁,束手无策。
  挑事儿的人群大概7,8个人,大部分都是都是17,8岁正叛逆惹事的年纪,用屁股想,也能看出无非是一群富二代,官二代在这找刺激。看到门外这一大票人进来,他们倒也不惧,一声声挑衅的口哨声中,一名25,6岁的青年走了出来,个头近1米9,身高手长,穿着击剑服,手里提着头盔,看来,这就是那个所谓的专业高手了。
  “这位朋友,大唐开门迎客,来的都是朋友,享受的是我们的服务。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朋友尽管提出来,不过,这里的客人不仅仅是你们,该有的规矩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魏国光声音不小,不仅是对面前的青年,更主要的是那群跳脱的半大孩子。
  “爷们儿又不是乡巴佬,规矩什么的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20来万的年卡,小爷一年还真懒的来几趟,多大个事儿。。。”说话的是一个头发染成红色的男孩,周围他的同伴哄笑着,“不过今个儿头一天来,算是个特别的日子,大唐敢在滨海自称第一,总得拿出点实力让我们瞧瞧,如果都是刚才那几位大爷的水平,那这20来万花的真有点儿冤。。。”
  魏国光拿眼一扫,A厅几名教练,包括喊他的吴亚南都一脸的尴尬,不用问了,明摆着,这几位刚才被人收拾了。在大唐当教练的,无一不是专业队出身,只不过出不了成绩,退下来挣口饭吃,这些大爷们本来就实力一般,这些年更是生活安逸疏于锻炼,被人打脸,也不奇怪。
  “解东进,朋友你是?”高大青年很平静,倒是没有小屁孩的嚣张模样。
  “魏国光,大唐击剑教练。”从小到大,他都不是个话多的人,如果可以,他更愿意用剑来说话。
  “魏朋友,幸会。小兄弟们有点胡闹,别介意。”解东进看着眼前这位中年大叔,普普通通的样子,心里有点拿不准,“您能话事儿?听人说大唐有几位教练在滨海是击剑好手,东进冒昧。。。想一一请教,不知。。。”
  “没必要找他们,赢了我就成。”他心里看的很清楚,眼前这青年看似彬彬有礼,其实是傲在骨子里,说是小兄弟们胡闹,真正想人前显圣,打击大唐声誉的就是他。否则若想找高手切磋,滨海击剑队里多的是,何必跑这地方来找这些早已退下来的过气运动员?
  至于什么原因,他懒的问,多年的生活打磨,这点子事还不能让他动容。“虽然谈不上在大唐话事儿,但好歹朋友们都给面子,这么着吧,咱们吃这碗饭凭的是本事实力,我赢了,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哥儿几个该玩玩,该守规矩守规矩,我要是输了,各位的会员卡全额退款,再每人补贴5万算是大唐徒有虚名对各位的赔礼,老杨,你怎么说?”
  “没问题,魏教练的话,就是大唐的话。。。”作为俱乐部的经理,老杨是很少几个知道魏国光过往实力的人,大唐教练来来走走,7,8年下来早就换过好几茬了,这个魏国光为人低调,他入职时全国冠军的底子早就没几个知道了,既然不可能输,那就一定要把场子扎足了。
  “好,魏朋友够直率,不过哥几个都不是缺钱的主儿,5万快钱恐怕还没人看在眼里,会员卡也不用退,哥们儿花了钱从不找后账。不过嘛,我要是侥幸赢了,晚上大唐得在利顺德给哥几个摆一桌,这不过份吧?”解东进很明白大唐根本不可能付钱低头,他要的是名,身后那群小年轻们更是兴奋的哇哇大叫,让滨海第一的大唐摆酒认栽,这说出去都是倍儿有面子的事啊。
  “成,你说规矩。”魏国光古井不波,在华国,除了顶尖的那几位国家队好手,其他的还真没放在他眼里,曾经的他,只是因为身体原因才没有进入顶级好手行列,这些年,虽然不能大运动量的运动,但保持比普通人更多的训练他从未放弃过,37岁,正是男人最好的年纪,还不老呢。
  “21分,重剑,不休息,机裁。”解东进很干脆的说道,21分是指看谁先拿到21次胜利,如果双方实力接近,那么就可能对战3,40次,不休息,指的是放弃国际赛场上通用的休息时间,一口气分个输赢,机裁,就是全靠亮灯定胜负,不要裁判。解东进的提仪是有私心的,他年轻,25,6岁正是身体体力鼎盛时期,对面的大叔在体力方面和他没的比,就算技术好又怎么样,累也累死他了。
  “好。”两人再不多话,各自准备装备。
  重剑,全剑长110厘米,剑身90厘米,剑重770克,三棱形,是3种击剑方式中最重的剑。不要小看这区区的1斤半重量,当你端着这1斤半在剑道上全力击刺,不断的高速进退,一次胜负下来也许要攻防几十回合,每一回合都需要竭尽全力,这对运动员的体力要求是非常高的。
  魏国光在剑道旁仔细地热着身,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本来是倾向于11剑定胜负的,他的体力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心脏,但既然对手提出比21剑,他也不好反对。虽然平时为人平和少与人争执,但内心的骄傲却并未因年龄的增长而逍退,反而更加锋锐。
  周围的人群自动的分成了2派,人少的一伙就是那7,8个年轻人,会员们基本站在了魏国光一边,毕竟相处时间长了,人们总是愿意支持自己更熟悉的人,倒是和实力没什么关系。他在大唐这么多年,很少出手,不是不想,而是对手实在太渣。
  “魏教练威武,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定要胜利哦。。。”黄小丫秀出兰花指在一旁打气。
  “屁话,什么叫一定要胜?小魏赢他有悬念么?直接21;0灭他,我老左看好你,完事晚上大家去雁云坊吃海鲜席,我请客。”左胖子的破锣嗓子穿透力十足,看他一脸横肉面相凶恶的样子,小年轻们虽有不满倒也不敢炸翅,能来这地方消费的都是有钱有势有头有脸的人物,小年轻们也不傻。
  准备活动很快结束,双方走上第6剑道,这是A厅唯一一个装备了国际顶级正式比赛用专业自动裁判系统的剑道,私下里的比试没那么多规矩,以亮灯先后为准,时差在4分之一秒内算平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谁也做不了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