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158章 殇六

  毛小巴把遁术发挥到极致,顺手又在几处弯角分岔处扔下几个遮掩阵盘,这才勉勉强强把身后的追兵暂时摆脱掉,但他心里很清楚,借助大阵的帮助,作为地主的玄都教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再次找到他。
  真是见了鬼了,走南闯北数十年,就没见过玄都教这样,对他们这些仙荒者不依不饶,穷追猛打的小门派,毛小巴一边回复法力,一边暗恼。大部分情况下,这些中小门派对他们不过是警示,驱离的态度,很少有较真成这样的。
  毕竟,把青空世界所有的仙荒者加起来,那也是个相当大的数目,小门派太过得罪他们,虽不至于灭门灭派,但无休止的骚扰,也是件很麻烦的事。
  所以,毛小巴很愤怒,他觉的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没人天生就是贼,特别是在修真界做贼,是个风险很高的职业。
  毛小巴也曾有过高光时刻,那是他少年时,感气成功的那一天,小城里的父老乡亲,认识不认识的,富贵的贫穷的,都涌到他家宅邸祝贺,他大地主出身的父亲从来没笑的那么开心过……
  他其实叫毛小八,排行第八,感气成功后才改名小巴,因为他的家乡叫巴山镇。
  剩下的事便顺理成章了,进了一个小门派,然后,虚掷人生数十年……
  等他胡子都白了,一次偶然经过家乡时,看到破败的老宅,越过越不如意的族人,还有早丧的老父亲,他才知道……
  他的修真没给家族带来任何好处,而是更大的负担。
  明白的晚了点,好在还有时间。
  于是他辞别师傅,准备回乡陪伴家人。
  天道就是这么捉弄人,在山门最后一个晚上,他竟然筑基成功了。
  拒绝了师门的挽留,已经完全看开的他还是回到了家乡,至于金丹,他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开办族学讲堂,接济寒门孤寡,培养士农工商,数十年修真的经历放在家乡偏僻的小镇,绽放出文明之光……
  不敢泄门派所学,但修真数十年,一些旁门功法,孤本单传还是有的,于是在家族后辈中,又发崛出了几个徒弟……
  问题来了,资源从何而来?不仅他本人,还有几个嗷嗷待哺的徒弟。
  积蓄已尽,又没有炼丹画符制器的本事,斗战稀松,只有阵道还算小有所成,遁术犀利……
  他的特点,天生就是吃仙荒者这碗饭的。
  于是,毛小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这条路,在巴山镇,他是人人尊敬的上真长者,出了镇,把皮一换,他就变成了修真界人人厌恶的仙荒者。
  不为建立修真家族……
  只为改变贫穷……薪火相传。
  毛小巴继续向中条山脉深处遁去,他有预感,如果现在选择退出,福地大阵处会有巨大的危险在等着他,所以,现在不能走,只有反其道而行之。
  既然你玄都教做事不留余地,就别怪八爷卷你个鸡犬不留了,毛小巴恶狠狠的想到。
  ——————
  对坐于木桌两端,李绩和豆腐庄面面相觑,在初期的兴奋,不敢置信之后,两人都回归平静,反而有了一丝尴尬的感觉。
  “你都筑基了?真的好快呢。”豆腐庄早已摘下了蒙巾,容颜和七年前相比,丝毫未变。
  “再快也没有你快吧?你现在……心动?金丹?”李绩并不是在乎对方上位修士的威压,只是这种感觉,让他不习惯,坐在对面的人儿,亲近而又陌生,疏离而又似乎心连。
  “假丹……”豆腐庄皱皱眉,她不喜欢这种别扭的感觉,却不知从何改变,“你,你是来看我的么?”
  “如果我说是,你会相信么?”李绩摇摇头,这女人说话还是这么的一厢情愿,“就象,如果我问你,你是在这里等我么?你会怎么回答?”
  “不知道……”豆腐庄很烦恼,因为她发现如果在对话前不加上小贼两字的话,她好像都不会说话了;可他已经筑基,对于曾经贵为金丹修士的她来说,太明白七年筑基意味着什么了,那意味着天赋,无与伦比的天赋,她还能叫他小贼么?
  “阿花呢?”李绩没话找话,他同样没有了如七年前那般轻松面对的感觉,在这个女人面前,不加句疯婆娘,好像浑身不舒服似的;可她已经假丹了啊,离金丹不过一步之遥,这要是在轩辕,他是要恭恭敬敬叫声师叔的。
  这样的上位修士,我能当面叫她疯婆娘?
  “死了,哑姑养着它,年纪太大,便死了。”豆腐庄漫不经心的回答。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双方内心里都觉的很无趣,却下意识的维持着这个尴尬的话题,就象维持着互相间那根看不见的红线。
  生怕一不小心,线断了,便再也找寻不见。
  隔阖,来源于秘密,来源于陌生,不了解。
  当你身边最亲近的人,忽然在短短时间里,从普通的凡人,变成纵横来去的上修;当你自觉已经了解了对方的一切,却发现你所知道的恐怕连皮毛都不是。
  距离,便油然而生,不由你的意志。
  “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累了?不如回屋休息一下?”这是个拙劣无比的理由,假丹修士说话会说累了?
  但豆腐庄就偏偏心照不宣的接受了这个理由。
  也许,双方需要的,只是个独处的机会,在忽如其来的相遇后,能静静的思考一些东西……
  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外院,同一片天空下,是双方曾经共同拥有过的东西……
  李绩并没有太多的多愁善感,他天生就不喜这样无聊的互相猜忌的氛围,两世为人,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我出去办点事,晚饭前回来。”对屋里喊了一声,也不等回答,推开院门走了出去。
  豆腐庄痴痴的看着男人的背影,心乱如麻。
  只有当分开时,才知道相聚的可贵……
  我到底需要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仅仅是修真么?
  可为什么转生到这具身体,前生所有的记忆都简单到仿佛一张张白纸,每天都是单调的重复,独守孤灯,他们却夸我天生道心;百来年的快乐,悠伤,心动,还不如七年前短短二个月来得更强烈,更让人难忘。
  “就这样吧。”豆腐庄神色慢慢变的平静起来,终归要有个选择,
  ”还有二个时辰,转生盘最后一次渡功,我会重新回到金丹巅峰,等解决玄都小丑后,
  我会把所有的一切,源源本本的告诉小贼……
  不管他愿不愿意,就跟定他了,反正他现在也打不过我……
  是随他浪迹天涯,还是重建新月门?便随他的愿吧……小贼鬼精鬼精的,可比我一个人强。
  就这样吧……“
  李绩大步迈出院门,既然做出了决定,也不再瞻前顾后。
  婆婆妈妈,这不是他的行事作风。
  现在便去宝物的藏处,无论有,还是没有,总得有个了断。
  然后买条肥鱼回家……
  告诉她自己的秘密,然后撬出她的秘密,谁也不许藏……
  既然喜欢这个女子,那便娶了她……
  我是剑修,不应束缚自己……
  无论是剑,还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