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485章 天地初生
    李绩这次回返洞府,心中再无挂牵,于是把护持法阵大开,盘腿于榻,调息静气,把心神向鸿蒙珠沉了下去。
  
      昔二气未分,塓涬鸿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未具,状若鸡子,混沌玄黄……天地合闭,包罗万物,凡一切诸物,皆溶化其中矣,止有金木水火土五者混于其内,硬者如瓜子,软者如瓜瓤,另有青黄赤白黑五色,亦溶化其中……
  
      天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
  
      间有雷霆,分清浊二气,又有霪雨,造海辟江,飓风袭来,诸天各落其位,大陆碰撞,堆山开泽……
  
      李绩沉浸在造物主的伟力中,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要从中得到什么,他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从天道之眼的角度,来观察这个世界混沌初开,天地形成的过程,
  
      这个过程,没有私心,没有算计,没有预判,便只是默默遵循着这天地至理,奥妙玄黄……
  
      时间静静的流过,当李绩醒过来时,鸿蒙珠晦暗,他此次参悟心力已尽,到此为止,至于下一次,等这次参悟到的先理解透彻再说吧。
  
      看看案上时冕,此次参悟,竟然耗时一年又三个月有余,这对他来说,真正是一件不可思异之事,持镜自视,镜中人仿佛野人般的狼籍,眼窝深陷,发长三尺,胡须满腮……
  
      李绩继续盘坐,不过这一次却是凝神静气,搬运法力,回复丹田神魂,足足一月后,才尽复旧观,但此时的他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隐隐中,仿佛如大象一般,周身有种莫名的道蕴存在。
  
      这不是肉体的脱胎换骨,而是道心的本质提高,以前的他只是一名剑修,而现在,已勉强有一丝剑仙的雏形!
  
      把手一抹,浑身一抖,年半的污垢尽去,
  
      李绩走出洞府,纵于空中,泥丸感应,飞剑激发,随飞剑击中远处一颗巨石的同时,天象恍惚间,一道粗如儿臂的紫色雷霆击下,飞剑在巨石上穿了一个深洞,而雷霆则直接把巨石劈成齑纷!
  
      飞剑越出越快,一剑一雷,雷霆也威力不减,这可不是以往李绩雷霆秘剑的普通威力,以前筷子粗细的雷霆麻痹扰人可以,伤人则威力远远不够,可现在的威力甚至已经超过了太乙天门大师兄全力一击的程度。
  
      过不多时,李绩开始演练雷霆秘剑的第二层,一剑千雷,只见飞剑击出,随着飞剑的流光所至之处,仿佛有雷阵降世,百道雷光密密麻麻,覆盖之处,山石崩裂,寸草不生,
  
      李绩使得兴起,不到数十息间,竟把自己洞府方圆位置犁了个遍,忽然间,雷声一停,飞剑依旧,只见飞剑越使越快,天空中却仿佛有天威郁积,随时而落,剑出的越多,这股威势越大,直到李绩也实在无法维持这股天威的平衡,心动处,一股水桶粗细的紫色雷霆劈下,竟在这片荒瘠的砂石之地,轰出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大洞来。
  
      雷霆秘剑的第三层--千剑一雷!
  
      一年半前,李绩不过才仅仅领悟第二层初期,而今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终于拥有了自己第一种的意境……
  
      雷霆剑意!
  
      这就是李绩在鸿蒙珠中所获的最大收获之一。
  
      意境这种东西,虚无飘渺,无法量化,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就连门都摸不到;根本就不存在那种所谓几成剑意的东西,你当煎牛排呢?还特么几成熟?
  
      漫天剑影雷光散去,李绩细细体味,稍刻,泥丸一震,一枚飞剑杀出,
  
      此剑一出,仿佛有血色隐现,凛然之意,如针刺骨,如寒侵魂,心志不坚定者,在面对时都提不起抵抗之意,
  
      杀戮剑意,这是李绩在鸿蒙珠中得到的第二个好处。
  
      没有什么意境,是可以平白无故得到的,李绩在鸿蒙珠中得到这两种意境,完全是因为他平日在这两个方向上孜孜不倦的努力。
  
      雷霆不必说,自入九宫界后,他前前后后在雷霆击打下的锻炼不下二,三百年,这还不包括后来成丹前后在雷霆小世界中的浸淫,所以他能在天地初开时领略到那一丝最古老,最原始的混沌雷霆剑意,也就不足为奇了。
  
      杀戮剑意同样如此,自练成空跃杀剑后,他一日也没停止过对这一丝杀意的追求提高,可惜全无效果,现在他才明白,在双峰他领略到的不过是人杀之意,只能支撑空跃杀剑这样的暗杀之剑,却不足以单独成意。
  
      鸿蒙珠中,天地初生,龙蛇起陆,斗转星移,由此他终于领悟到天地双杀的真谛,天地人,三杀圆满,自然而然的,杀戮剑意大成。
  
      这可不是只能单独运用在水属剑丸青豚上的那一丝人杀之意,而是可以运用在五只剑丸中任何一枚的杀戮真谛,在杀戮剑意加持下,李绩的飞剑威力倍增,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杀戮剑意下的飞剑,几乎可以无视任何负面,结界,领域的影响!
  
      这个,非常非常重要!
  
      以往李绩在与人斗战时,虽然飞剑犀利,但真正飞剑落到对手身上时,威力往往有不同程度的减弱,比如血河道的血河界,比如银尾的月光领等等,对飞剑的削弱效果非常明显,
  
      这里面其实最著名的应该是佛门一系的结界,比如佛子莲花的掌中佛国,李绩若真被摄进去,飞剑的作用能保留一半都是高说的,这也是李绩一直对佛门弟子很忌惮的原因。
  
      但领悟了杀戮剑意,这些障碍已是过眼云烟,他的飞剑,从今往后都将实打实的落在对手身上,再也不会被莫名的东西所影响,这就是意境的独特之处。
  
      闭关很圆满,得到的东西足够自己回味很长一段时间,李绩出得洞府,御剑直奔传送阵而去;
  
      离开千岛域已近三年,他最急迫的,便是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变故,洲域远隔,消息传送不畅,费了老大的劲夺过来的辟邪,可不能就这么扔下它不管,未来天梯之战,还很可能得依靠它呢。
  
      至于和外剑一脉的龌龊,不急,剑意初成,便是找试剑目标,也不应该放在自家门派内,不祥!
  
      连续传送后,李绩出现在千岛域,直接御剑飞往辟邪方向,二日后,在路过大鼓山时,巧合的遇到了黑羊道人率一群弟子出行。
  
      黑羊道貌岸然依旧,只是李绩感知敏锐,还是从中发现了一丝疲惫,憔悴,于是问道:
  
      “道友新婚大喜不久,卿卿我我,柔情蜜意,正该意气风发之时,为何却有惆怅之意?”
  
      黑羊默然,踌踔良久方道:
  
      “谈爱我已老,谈死又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