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556章 联句
“小然,你来看看我这梦回丸,有婆婺木,朶灸草,龙檀香,星海砂……其中尤其有一味药草,为青空独得,你猜是什么?”这是七姑奶奶。
  
  “小然,我最近正研究一种怯斑膏,正少个得力助手,不如你来帮我?”这是四舅妈。
  
  “小然,前些日子家君在海外得一只异鸟之羽,轻柔乘风,色彩玫丽,我使人做了两套沙裙,有时间你来我那里,看看是否喜欢?”这是小表姨,她嘴中的家君就是安氏的一位元婴真人,也是那位叶子枫的主人。
  
  “然妹,过些年我欲远赴外洲四处游历,若去了北域,你可得替我引见妹夫,也指点一下我的斗战之术?”这是大表姐,族内少有的几个女金丹,不好丹术却好斗战,不过这次天梯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没敢去。
  
  ……安然一一应对,她心里很清楚这些族中亲戚对她友好亲近的原因,无非是身后站着个李绩罢了;制丹之族,最需强力打手护持,丹药能增人法力神魂,却唯独增加不了修士的杀伐斗战之力,
  
  现在的李绩几乎已经坐实了金丹第一人的位置,未来的灵寂想来也不在话下,就是元婴,也是有很大希望的,所以,人人都想着和她搞好关系,拢络住了她,就拢络住了金丹第一打手,甚至未来还很有可能成为青空第一打手,这样前景的投资是必须要提前下手的。
  
  这样的热情,让一贯眉眼剔透,应对从容的她都有些招架不住,要知道在数十年前,参加类似场合的她,还只有在第二层,甚至是底层厮混的呢,就象她曾经的密友安晚,安心,现在也不还在底层翘首相望么?
  
  大族聚会,是有规矩程序的,几时几分,进行什么样的仪式,那是一丝不能乱来的;其中很重要的一项,便是琴棋书画这样即高雅又艺术的东西,人越有知识,就越爱这调调,甚至有做到极致,把这些闲情逸致的东西凝炼入道的。
  
  凝炼入道,这些攀附男人尾骥的妇人们当然做不到,但简单的附庸风雅还是可以的,好歹都是至少读过成百上千卷道简的修士,便自己做不来,欣赏水平肯定是有的。
  
  琴之一道,不是每个人都精通,但也不在少数,有几个妇人抚弦弄琴,又有女子以声相合,倒也弄的是很有情趣意境,这些妇人,整日吃饱了无所事事,修行太过辛苦,用这些东西打发时间,水平自然不会差。
  
  棋道,当然不会真个大家一起捉对厮杀,不过是弄了几个珍珑残局,勘破死活,屠龙收气而已;在女子中,好此道者更是廖廖,故此也是草草了事。
  
  然后便是书了,书,应指的是书法之类,但在青空,书法这东西还未形成体系,这里的书,便是大家写写诗,作作词,这是个大项,是最容易活跃气氛的内容,在琴棋书画中,从来都是作为压轴戏的存在。
  
  阅尽三千卷,不会诗也诗!群众基础雄厚,玩得才会尽兴,一时间落雁与孤鸿齐飞,马屁和溜须皆上,倒也热闹。
  
  很快来到一个节目--掷壶,修士掷壶和凡人掷壶不同,那完全不存在掷不掷的中的问题,奥妙在壶中之筹,筹上录有不同的题目,或写诗,或作词,或对联,或联句,谁掷中哪个筹码,便要依令行事;水平各有高低,祝寿方是根本,博大家一笑而已。
  
  最后轮到了寿星老掷壶,她这一掷,壶中一筹立倒,众人拾起一看,原来是个联句:女儿悲……女儿愁……女儿喜……女儿乐……
  
  很对景的联句,只要把每个提头的下半句对出来即可,老寿星今天玩的很是高兴,却从戒中摸出一截还魂香来,这是崇黄门内圣药,配方材料早已失传绝种,留得十数只是用一截少一截,可唤魂灵,修士身死一个时辰之内使用此物,都有很大可能起死回生,是真正的崇黄宝物。
  
  “我就不作了,你们大家一起来,我看要是谁做的好,就把这还魂香奖了与她!”
  
  众人连声说好,这奖励尤其的贵重,既使一贯见多识广的安氏族人也心动不已,就有不太擅长诗词联句的妇人提出了建议,
  
  “既然是老祖宗开恩,不如让在场众人都参与进来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也让大家伙都能感受到老祖宗的慷慨仁慈?”说话的正是安然的小表姨,她精于画技,却是不擅诗词,不过她手下有个贴身随从叶子枫却是诗词好手,在这方面很有天赋。
  
  老寿星夹了她一眼,她的寿辰,又如何愿意让那些身份低微的下人们参与进来?不过那小表姨确实也有些身份,也不好太过让她下不了台,于是折中道:
  
  “回廊下数百人之多,都参与进来的话,单是评判就须花费大量时间,我知你用意,这样吧,各家所作的联句,不拘作者是谁,写的好便有赏!”
  
  她的意思很明白,允许找枪手代劳,那小表姨等的就是这句话,连忙把意思传了出去。
  
  找枪手的可不止这小表姨一个,随从中也是藏龙卧虎,纯粹的草包也混不到这口软饭吃,不过真正参与到这场争夺的,也不过是高台上,以及第二层的贵妇们,不过数十名,那些在底层的族中女子是没这资格的,便是争到了又怎么样?守的住么?
  
  回廊外,数百名随从们大都艳羡的看着那十来名替主人代笔的幸运儿,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那叶子枫在内。
  
  叶子枫得意洋洋,惺惺作态,摆开架式,仰天作凝神深思状,不管水平怎么样,这番文学大家的姿态却是拿足了。
  
  稍刻,叶子枫微笑点头,作若有所得色,左手拿起玉简,右手点指刻录,指走龙蛇,恍惚之间,一挥而蹴,又仔细的复查了一遍,这才满意收起,洋洋然环顾左右,就要往堂内走去。
  
  便在此时,廊下灵灯中的一盏突然有爆裂之声,一明一暗间,随即恢复了光亮,这是正常现象,灵灯以灵石为能量源泉,个别灵石品质有瑕疵,在夜晚点亮灵灯时也偶尔出现这种爆裂的情况,并不稀奇。
  
  所有人的目光,心神,都被这灵灯的突然变化一引,随即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