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677章 蹊跷
五年后的某一天,李绩再次离开虫洞,这次来暂时顶替他的是一名陌生的金丹。小说.
  
  这不是他主动要求的,而是宗门的指令,准确的说,是六指真人的钦点,指定要求他陪同任务。
  
  六指真人,对李绩来说不算陌生,起码李绩觉的自己是和这位元婴有些交情的,这源自于天外裂缝的五年相处;虽然也只是草草见过几面,虽然细数起来他和这位真人甚至也没交谈过,裂缝之上,基本都由千仞真人出头安排。
  
  所以,对这位关系模糊的真人要求自己陪同任务,他是有些奇怪的,考虑到自己在天原上的卓越表现,似乎也算顺理成章?
  
  “螺城不稳,城外有一座上品灵矿,最近矿工怠工迹象明显,产出急落,长此以往,便是罢工暴乱都有可能,螺城修行界掌控不力,也有些首鼠两端之辈,看我逆天宗势弱,便有了些想法,
  
  据内线准确消息,有血河道元婴血蝠正在螺城作客,这恐怕也是一切症结的根源,我等此去,便是要解决这个麻烦,立刻动身,你可有疑议?”
  
  六指说话言简意赅,几句话就挑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果不出李绩所料,这是去做恶人的,动手几乎是肯定的,但他还是有些不明白,
  
  “只我和师叔去么?”
  
  “是,便只我两个,去的人多了,以众凌寡,又怎显我逆天实力?两人便正好,元婴归我,金丹归你!”
  
  李绩心下吐槽,是啊,元婴就特么一个,当然归你!金丹就不知道几个了,却让老子来一挑数个?但这话也不能明说,只能旁敲侧击,
  
  “师叔,血河一行人数几何?”
  
  “三人,血蝠和他的二个弟子,以你银翼之能,区区二个血河金丹,还不放在你眼中吧?”六指瞟了他一眼,这银翼看来也不象传说中的那么自大狂妄呢。
  
  “消息可准确?是否是血河道布的局?”李绩还是咬牙问出这句话,不由得他不小心,以他在血河道的名声,若是泄露出去,那可真是过街老鼠了。
  
  六指不悦道:“此事为宗主亲问,老道独专,料无差错,我知你所虑,这样,我也给你交个实底,若有埋伏意外,或者对方元婴多于一名,金丹超过三名,你自跑路就是,我也不来怪你,此节可于宗主面前当面立言,你可放心了?”
  
  人家说的这么有把握,李绩再要多想却是过份了,他也不尴尬,皮笑肉不笑道:
  
  “多谢师叔谅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这对头多了,胆子便小了,既然有师叔一力承之,弟子豁出去尽力就是!”
  
  六指看着一脸惫懒的李绩摇了摇头,这散修出身的就是上不得大台面,行事斤斤计较,贪婪时如狼似虎,无利时高高挂起,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象这种人,扔到天原那种地方是最合适的,为自家性命而搏,才能发挥出他最大的潜力。
  
  修士任务,说走就走,尤其是这种机密之事,容不得拖拖拉拉,身家准备随时都在纳戒之中,也没什么好特别准备的。
  
  螺城距神隐山九千余里,全速之下,也不过数个时辰的事,两人也没驾御舟器,那东西目标太大,而是各展身法,高空遁行,六指看李绩遁速飞快,自己不使用空间之术的话,还真未必比他能快出多少,不由心中暗暗点头,这厮能在天原上活下来,确实有他的一套。
  
  六指在琢磨李绩这个人的同时,李绩也在琢磨六指;李绩行动,从来以独狼方式为主,这源于他一直以来内心中的不安全感作祟,少有的一,二次团队行动,比如去川上高原,也是以他为主,计划,时间,地点,行动方式皆在掌控之下,象这次完全听命于他人的任务,这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所以,也由不得他不谨慎。
  
  为什么一定要找他?六指所说的彰显逆天宗实力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逆天都被逼到这个份上,再说什么彰显实力就很可笑,真有实力,你正大光明的反击回去啊,搞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能说明什么?
  
  完全可以找三,四个强力些的金丹同去,而不必找还有镇守任务在身的他!私交?千仞真人还有些交情,六指可就谈不上了,关键是找他的话,那双方相遇就一定是不死不休的结局,绝无缓和的余地,这一点,作为真人的六指会想不到?
  
  但也许这就是六指真人一拍脑门的随意举动,有没有更深层次的意思?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无法判断!
  
  六指真人在逆天宗一众元婴中,属于偏向宗主断流一系的强硬派人物,但不是核心,其人为人低调,这从五年天外裂缝相处中事事以千仞为主就可见一斑,实际上以他的实力,完全大可不必如此。
  
  这也许是因为六指本人也是半路出身的原因?六指,和银翼一样,也是金丹期才加入逆天宗的散修,只不过早了数百年而已,他也凭借自己在和血河道,蛊盟的争斗中的杰出表现而赢得了逆天的信任,当初土风在天外裂缝上说到千仞六指两位真人时,尤其对这位六指师叔敬佩有加,可以说是逆天宗数百年来杀血河蛊盟修士杀的最多的一位,连血河元婴都有一位直接毁在了六指手上。
  
  对这样一个绝对忠诚的逆天修士,李绩实在是想不出他有什么异心的理由,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吧,李绩这样安慰自己。
  
  九千余里,两人不足三个时辰便赶到,在螺城上空,六指回头看了李绩一眼,
  
  “可需歇息片刻?”
  
  “不必,宜速决!”李绩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念头,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假设这就是一次纯粹突袭的话,当然应该动作麻利些,早打完早回家,这是剑修战斗的一贯理念。
  
  “你这做事方式,倒真有些剑修风采呢!”
  
  六指微微一笑,手中一道符抛出,沉空落入螺城,不多时,螺城某个角落亮起一道光影,直奔城中某个高阁而去,六指真人一指高阁,
  
  “人便在那里了,大的归我,小的归你,速战速决,莫要拖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