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820章 别样人生
李绩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游戏!
  
  因为自己现在的力量,不能帮他掌控自己;意义何在?练心么?他现在根本不需要!
  
  他很清楚自己是谁!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他一直就把自己放在红尘中,从来也没拿自己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修道之人!
  
  那么,这样的幻境对他来说,也不过是种简单的重复罢了,他现在的做事方式,就是进幻境的做事方式,也是出来后的做事方式,永远也不会改变。
  
  他也不认为其他元婴修士就会因为这一次的红尘经历而有所改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是有人想借此机会审看每个人的心性?以赑屃宝藏为饵?那么,目的何在?
  
  玄元神识道:“我该走了,鸦哥!
  
  有一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数年前,幽寰曾听一名在赑屃滞留了七百年的疯颠侍者喃喃自语,说这红尘千丈未必能助人知性,却有可能因在其中的挫折而在心底深处留下暗影,后来那疯子再未见过,
  
  所以我们两个以为,真若进了红尘千丈,就绝不能留手,心存慈悲,否则被他人镇压,心境上的畏惧创伤,是会带到现实中来的!”
  
  李绩点头,玄元幽寰这两个呆货,总算还是说出了些有用的东西;如果此节属实,那么在红尘千丈出来之后,这一批左周环系元婴,就隐隐之间有了领头之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压服其他修士,如果显圣尊者再刻意交好这一个,或者几个领头者,他也就相当于掌握了这一批元婴。
  
  玄元走了两步,又回头道:“鸦哥,如果你有机会做这领头之人,你会怎么做?”
  
  李绩一笑,“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任!”
  
  玄元无语……
  
  李绩其实还有两个疑问,一来,那些二进宫的算怎么回事?他们是要竞争领头之人呢,还是在往届中心境有失,企图通过这次板回来?
  
  二来,所有门派的修士在进入红尘千丈都是平等的么?这根本就不可能,一定有起-点高的富二代官二代修二代,那么他们的人选依据是什么?会不会依当下左周门派实力而定?象无上道德真宗这样的门派,会一无所知的就这么任人摆布?还是和显圣尊者达成了某种默契?
  
  想的脑袋瓜子疼!
  
  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哪一方势力,都一定不会容许剑修这样的道统成为领头人,因为他们的不可控制!
  
  这可能也就解释了象吾为剑狂和飒沓这样的积年强婴为什么还要来参加第二次的原因,因为他们不甘心!至于什么所谓的赑屃宝藏,对剑修又有什么吸引力了?
  
  其实他现在考虑这么多,也并没有什么卵用,一入红尘千丈,往事皆忘,也是干净!
  
  本色入境,又有何惧?
  
  一个时辰后,红尘图谱生成,图中人物诩诩如生,背景,成长,前二十年人生轨迹走完,相对处于一个比较稳定,蓄势待发的阶段,当其时,正是众修士踏入红尘之机,过早,图谱不稳,周围环境紊乱,过迟,一切皆已成规。
  
  没有灵魂撕扯的感觉,仿佛就是累了,倦了,困了……一觉醒来……
  
  ………………
  
  傻根把干草和豆子混合好,提起硕大的木桶,一古脑倒在马槽中,心思却没放在以往珍若性命的几匹骏马上,他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就混到了如此悲催的地步?
  
  不知为什么,他忽然就有些开窍了!
  
  这里是花马驿,一个上万人口的大镇,战争期间兴旺发达,和平后慢慢衰落的驿镇,和其他的乡镇以农夫居多不同,花马驿大部分居民的祖上都是曾经的军人,所以这里的民风也是异常的骠悍!
  
  这里没有修真,人们也压根不明白什么是修真,没有妖魔鬼怪,没有高来高去的仙人,只有脚踏实地的凡人!
  
  这是个低武世界!
  
  傻根连把式也没学过,他祖上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头兵,喂马的马夫,连战场都没上过,听人说是晕血!这个可笑的习惯在军队中是被人极度鄙视的,也不知道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原因,
  
  更蹊跷的是,这该死的遗传竟然就这么一直传了下来,傻根的父亲也见不得血,现在轮到了傻根继承了家族的光荣传统,所以,他只能给人养马,任人呼喝。
  
  他为人养马的主人,是这个驿镇一等一的人家,无论是祖上军功,还是现在的官职,在花马驿都不做第二人想;少府监,虽然仍然是这个王国养马的地方官,但无论在当地,还是在王国军队中,都是有一定地位和人脉的。
  
  丘迟王朝,是这片大陆上一个小国,花马驿,则是丘迟国的一个小地方;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傻根不知道,别说大陆了,丘迟国他都所知不多,以他愚笨的脑力,屁大点儿的花马驿,对他来说就刚刚好!
  
  但那是以前,在今日把那桶马料搅拌均匀的同时,他似乎把自己的脑子也给搅拌清楚了!
  
  所以,他对自己当下的处境有些不满!
  
  当然,这种不满还仅仅停留在想吃得更饱些,更好些,换个更轻松的工作,或者,是不是该给管事提提醒,该给他涨工钱了?
  
  随意收拾下马具,傻根走出马厮,这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以前的他虽然脑子有些笨,做事却是很认真的,一定会把马厮打扫的干干净净才会离开,而不是象现在这般的糊弄,
  
  因为现在他觉得,吃饭比干活更重要!
  
  来到府中下人们用餐的伙房,大家都用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因为以前的他总是最后一个到,吃的也是别人的残羮冷饭,今天,他来的有些早,这不合规矩!
  
  傻根却完全无视了别人的惊讶和不满,放在过去,这么多人盯着他,会让他手足无措,面红耳赤,然后狼狈退出;可现在,他不会了,他很饿,没人能阻挡他获取食物!
  
  谁也不行!
  
  肥胖的厨头看着他递过来的满是破口的粗瓷大碗,也有些疑惑,这还是那个胆小怯弱,不敢见血的傻子么?
  
  不过厨头今天很高兴,昨日老婆给他添了个大胖小子,所以他的心情很愉快,心情愉快就想和人分享,所以也不怪罪这傻子的怪异,破天荒的在破海碗中舀了半勺锅底菜汤,再加上两个隔夜黑面馒头……
  
  傻根却不接,因为他知道这不是做工仆人正常的饭量,下人们做的都是体力活,消耗大,菜要盛满,馒头也得至少四,五个才能勉强够饱,
  
  这些,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