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933章 狼狈

      对燕二郎的话,李绩并不反感,因为他也是一类人,守好底线,其他从权,燕二能说出这些话,本身也说明他未必就能做到他自以为的那样不择手段!
  
      做好自己,不审判他人,这是李绩一直坚持的。
  
      但他似乎忘了,他确实从不从道义上去审判他人,而只是直接从**上审判……
  
      “在淘宝星,我得了些机缘,结识了当时的君王,那是个土著中少有的慕道之人,我承认我在利用他,可我也给了他比其他土著人长的多的生命,并让他有机会见识另一个世界,也算互不相欠吧。
  
      秘密在淘宝星土著王陵,距离凉北城很远,远到没有修士愿意骑乘驼鹿游历,你也知道那地方的荒凉,没有修士愿意浪费时间花费在无意义的事上,所以,数万年来,王陵的秘密无人得知。
  
      因为知道淘宝星可能有秘密,因为和这位君主的偶然相识,我才算机缘凑巧下得知此节;王陵祖墓中有一洞,深不可测,其中另有蹊跷,具体为何,一时也说不清楚,有朝一日你亲去探寻,自然知道。
  
      我能进入新广成界天地宏膜,也是在其中的一项收获,但此洞甚是神秘,四百年中,我前往淘宝星数十次,最深一次不过下到洞中万丈,据我估计,此洞有可能直通地心,具体有什么变化,也是一头雾水。
  
      你的境界,还不如我,能在洞中沉下多深也不好说,故此我以为,肉我是没吃到,可能也就喝了几口汤,你乌鸦去的话,能不能也喝口还要看你运气呢!”
  
      李绩有些疑惑,“下那洞口,需要境界支撑?境界越高下的越深?还是法阵机括,另有玄机?”
  
      燕二郎苦涩道:“你想的简单了些,那地方纯乎自然,又哪有法阵机括了?元磁矿消磨之下,什么法阵能坚持过一年?
  
      但要下得深些,意境大道的理解不可或缺,我就吃亏在这一点上,故此下不去!”
  
      李绩有所思,“你觉得,你们外剑五祖当初就是下到了极深处才拿到好处了的?可他们为什么要隐瞒?探险寻秘再正常不过的吧?”
  
      燕二郎迟疑片刻,再想到李绩终究不是外人,同为轩辕出身,有些丑事也不可能说出去,于是咬牙道:
  
      “轩辕外剑史上当然没有记载,土著没有文字历史,所以万年前的事也是模糊;只是我到了淘宝星后,通过鬼市一些大派驻守修士留下的零零散散有关淘宝星的风物志中,有语焉不祥的记录,说是淘宝星西部万年前发生过大规模瘟疫,死伤无数,而王陵,就正在西部中心……”
  
      李绩瞪大双眼,“你的意思,那不是瘟疫,而是人为?外剑五祖所为?”
  
      燕二郎头上沁汗,“我只是猜测!淘宝星土著,防守最严的其实并不是王城沧北,而是他们世世代代君王的安息之地--王陵!所以,那里积兵之重,超乎想象,常年有数万精兵镇守,修士在那里根本近不得身的,五祖若想进入,土著不可能通融,除非使些手段,硬来不成,术法无用,除了毒,又还能怎么灭杀数万精兵?”
  
      李绩紧盯燕二郎,“这也是师兄为什么一定要搞个将军名衔的原因?”
  
      燕二苦笑道:“是的!可惜随着老君主死去,他的子孙们也越来越不把他留下的遗命当回事!实话说,我已经百年未进其洞,将军之说,徒有虚名,没人承认了!五祖所为,对我而言,终究是道过不去的坎,狠得起心,下不去手,徒呼奈何!”
  
      李绩冷冷一笑,“你怎么就没想过,轩辕列代老祖中,为什么就独你外剑五祖有明确身陨记录呢?别的老祖能去往那不知名处,唯独他们不行,为什么,因果之说真的便只是说说而已么?”
  
      燕二郎叹了口气,他其实早就想到了此节,这也是他下不去手的主要原因!
  
      “所以,师弟你去淘宝星,若想一探究竟,这数万精兵也是个巨大挑战!”
  
      李绩看了他一眼,“不是我去,是我们一起去,你以为你出个地方就完事了?好歹有肉一起吃,有汤一起喝,我乌鸦什么毛病都有,就是没吃独食的毛病!”
  
      燕二郎心中感慨,口中却道:“我去有何用?能替你抗百十个土著顶天了,剩下的呢?”
  
      李绩摆摆手,“如何进王陵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只是进去之后如何,还需有个章程!以你估计,若想在那神秘深洞有所斩获,还需什么条件?”
  
      燕二郎怀疑的看看他,有些不理解他这大话凭何说起?但他既如此说,想来是有些办法的,于是斟酌道:
  
      “我外剑五祖,在去淘宝星之前,都是真君的层次,我特别留意了下,五人中,二名元神真君,三名阴神真君,所以我猜测,是不是需要至少真君的境界层次,才能在那洞穴中更下一层楼?”
  
      李绩一听,也觉有理,他也不是个自高自大之人,以为宇宙一切便以他为缘,为他而开,既然此次寻幽探胜已多了燕二一个,又何妨再多加一个?
  
      “小事耳,咱们便再拉个真君一起,也不是什么难事!”
  
      燕二郎心意大动,他数百年的折腾,难在孤掌难鸣,找不到可信任的帮手,现在有内剑的出手,显然比他那些外剑同门废物要靠谱的多,不由的指了指天空,
  
      “师弟所说的真君,可是上面那位?他能来么?”
  
      李绩一脸的坏笑,“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却是由不得他!”
  
      ………………
  
      大象在新广成界外领域内足足待了十日,也有论剑品道,也有缁珠算计,
  
      论剑,他承认新广成的外剑之术比轩辕外剑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但和他内剑比起来,他心中还是呵呵的,当然,不能表现出来,需要给主人留些面子,嵬剑山外剑之锐,他最佩服的还是老友飒沓那手极致的毁灭,可惜物是人非,昔人不在!
  
      算计,即使对剑修来说也不是多么稀罕之事,尤其是渉及背后门派利益时,是谁也不可能让步的,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这一点都看的很清楚,谁也不会以为一次商谈就能定鼎未来,不过是初期意向**流,往后还需看左周环系的大势发展,敌我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