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1066章 周游

  李绩逐步退出在雷霆殿的存在感,这是个过程!
  
  大望和冲玄慢慢顶了上来,有气无力的,他们也知道自己将无缘此次远征,大望是雷霆常客,经验丰富,冲玄是元婴新人,争不过他人。
  
  这些,李绩也很少去管,都是真君师叔们的安排,和他没什么关系。
  
  安眉十三岁那年,李绩在自家宅子里难得的下了次厨房,一家三口为安然践行。
  
  今年,是天梯之年!
  
  “明天,你母亲便要回趟娘家,少则三月,多则半年,为祝一切顺利,来,咱们敬你母亲一杯!”
  
  三人端起杯子,当然,安眉的杯子里是果汁。
  
  一饮而尽,安眉忽闪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两人,从小到大,一家三口早已培养起默契,安眉一个眼神,两口子就大概知道她想问什么,
  
  “你母亲呢,娘家在遥远的东海,大家族,好几千口……什么?怎么会这么多?我哪知道,大概都属猪的吧……”
  
  “别听你爹瞎说,跟小孩子说话都没个正形……眉眉,糖要少吃,一日便只能五粒……”
  
  “你外婆家很富有,一定会给你带回来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什么?为富不仁?不不,还是有点仁的,不过你知道,卖药的么……”
  
  “眉眉,布置给你的功课,一定要每日完成,不要整日就跟你爹出去瞎疯……”
  
  “安全?没问题的,跟着大商队走,有很多保镖的;你母亲你还不知道么,力气大的跟牛一样,只有她欺负人,哪有人敢欺负她呢?我跟你说,你母亲成亲之前,那在江湖中也是一号人物呢,外号叫什么来着?”
  
  “衣柜中的衣服,我已为你准备好了十余套,每日都要换,让你爹洗去!”
  
  ……
  
  十三岁的少女,已经完全懂事了,在这个世界,有些成亲早的,这个年纪已经嫁作了人妇,但安眉从来没考虑过这些事情,她有这个世界最好的父亲母亲……
  
  父亲是个不着调的,不过和他在一起,就是安眉最快乐的时光,满足她的每一个心愿,陪她玩耍陪她疯;邻居们总说父亲是奸商,可是安眉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不知有多少喜欢读书的孩子在自家书局免费阅读,甚至无偿赠送,
  
  母亲是这个世界最好的母亲,可口的饭菜,永远在慈溪镇最漂亮的衣裳,就是读书时管的有点严……
  
  虽然有些不舍母亲的离开,但她更期待的是,这肯定是一段更悠闲更尽兴的假期,父亲才不会逼着她读书呢!
  
  她不担心母亲的安全,父亲这一点说的没错,母亲是家里力气最大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慈溪力气最大的人,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她看到过无数次母亲拿那衣杵,把镇上的流氓混混揍的哭爹喊娘的情景,在她心里,母亲就应该是戏文里将军一样的人物,除了面相不够凶。
  
  虽然她不能说话,可是慈溪镇没有一个大人孩子敢欺负她,因为就算是哪怕最轻微的恶言,母亲也会在第一时间出现,用她那条衣杵解决问题!
  
  随着她越来越懂事,她就越来越奇怪,母亲是怎么知道的?哪怕是离的再远,躲的再隐蔽,母亲似乎都对她的一言一行了如指掌,从未失误过!
  
  相对来说,父亲就要普通的多,除了和她在一起游戏,做的最多的,就是坐在那里傻傻的发呆!既不象商人应该的那样热衷生意,也不象读书人那样的吟诗写文章,真是好生奇怪。
  
  她开始相信一个传言,母亲一定是出身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大家族,比如将军镇守之类的将门虎女,后来和普通酸秀才的父亲结为连理,然后远避乡间,这也是戏文里,传记中看的最多的桥段,让她心里充满了幻想,也让她有些担心,母亲回家后会不会受到刁难,委屈,禁足?
  
  她也私下里和父亲提起过她的担心,不过父亲却是毫不在乎,甚至开玩笑说走了最好,再给她找十个八个后妈!
  
  她才不要后妈呢,这世界上她有一个母亲就已足够;不过父亲的态度就很奇怪,总体来说,她总觉的自己的父亲母亲,仿佛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在瞒着她,她也没办法知道。
  
  第二日,母亲按惯例一早起来,给她做好了丰盛的早餐,又千叮咛万嘱咐的嗦了半天,才坐上门口等待的马车离开,安眉倚门望了很久,才回到屋内,结果一看,父亲竟然还在睡懒觉!
  
  知道用普通的法子是喊不醒这个懒堕的父亲的,安眉合身一跳,已砸在榻上的薄被上,伸手捏住父亲的鼻子……
  
  两日后,没人管束的父女两个,架着一辆马车,向双城而去,一路上欢声笑语,安眉在车厢中根本待不住,就站在副御的位置,搂着父亲的脖子,看景色飞驰,让一路上的行客看的胆颤心惊,心中寻思这小姑娘怎的如此的胆大?又纷纷喝斥那做父亲的如此妄为!
  
  但有李绩在,又怎么可能有危险?
  
  ………………
  
  南离国在北域中,也是个小国,地域有限,产出平平,既不属于交通要道,也没有多么浓厚的经商气氛,所以这个国家就如鸡肋般的,在北域百国中,毫无存在感。
  
  尤其在修真界,极少有出身南离的大修士,是北域少有的修真沙漠。
  
  但在近些年,一些周边地区的修士开始零零散散的进入南离,因为轩辕和沧浪的高压政策,一些所谓不愿意屈从于强权的修士,和真正心怀异志的门派残余,慢慢在这片灵机贫瘠的土地汇聚。
  
  同样的地方还有很多,基本上都是灵机匮乏之地,现在却成了这些坚持者的避难之所。
  
  都是低阶修士,大部分是筑基,少数金丹,就只这两个层次,元婴修士轩辕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在这片土地自-由存活,而璇照开光小修,还谈不上道统,又何来坚持一说?
  
  这些修士,聚集起来,往往找个偏僻所在,或者胡乱占个道观,苦苦熬捱,想等巨头们的这阵清肃之风过去,再重头来过,却哪里知道,这样的严酷怕是至少要持续数十年,等天狼事定之后才能彻底结束。
  
  境界低不可怕,怕的是明明境界不够还要坚持;但话又说回来,没有这样的坚持,就没有修真界的新陈代谢,
  
  很矛盾!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