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剑徒之路 > 第1214章 结果
    PS:这月开始,老惰尝试一下每500月票加一更,年纪大了,体力不支,恐难持久,撑到哪算哪儿吧!
  
      另,感谢大家的支持,如果您能正版订阅,老惰有了钱买几支脑白金,可能还坚持的久些,拜托了!
  
      ………………
  
      “黑曜道友的遭遇,晚辈着实过意不去,英年早逝,十分可惜……”
  
      李绩此言半真半假,有些虚情假义,飒沓的死和这家伙有直接的关系,说他是幕后黑手也不为过;但单论今日,他确实要承黑曜一份情的,哪怕没他来,李绩也未必就斩不了厨子,哪怕黑曜真正心里所想,也未必是要为他乌鸦卖命。
  
      这些都不重要,天道之下,修真界中,仇恨和朋友,往往也就是一线之差,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能用简单的好坏能够区分的?
  
      “不过显圣尊者那里,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其一怒之下,会不会做出什么对我左周不利的事来?”
  
      乔山冷冷一笑,“这个胆小鬼,出不了赑屃的!
  
      他现在也没空找我左周修士的麻烦!恐怕他自己怎么渡过这五衰至上境这一关,已经够他焦头烂额的。
  
      衰境万年,不出赑屃一步,这样的修行,又修来何用?”
  
      ……李绩背手走出天相宝殿,身边有观渔相送,一脸的晞嘘,表情沉重,就仿佛失去了最知心的朋友,
  
      “黑曜于我,神交已久!赑屃初见,却未曾相识,盲道再遇,也是鞭长莫及,没成想与他相遇的第一句话,却是共对强敌之时,斯人已去,徒呼奈何?
  
      你与黑道友关系如何?可有交情?”
  
      观渔嗤声道:“李乌鸦,你又何必猫哭耗子?还奈何,黑师弟当时便不被显圣杀死,恐怕也逃不过你的暗剑!
  
      我和他无甚交情,无上之大,完全是不同的派系,他顺应天势,遵从本心,死了也怪不得谁,你倒不用担心以后我会因此来找你麻烦!”
  
      李绩就奇怪,“咦?这话咋说的?我一番真情实意,难道做的还不够逼真?
  
      你找我麻烦?说反了吧?老子活这么大,只有我去找人麻烦的,还就没人敢来找我麻烦!
  
      显圣算一个,结果怎样?
  
      躺-尸了!”
  
      观渔就不屑,“一个只有过去没有未来的假阳神罢了!黑师弟也是冤枉,至死也不知道原因在哪里!
  
      与人争锋,没有问题;挑战阳神,也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他就不应该和不该在一起的人混在了一起,这才是大大的问题!”
  
      李绩瞪眼,“你在说老子么?”
  
      观渔把手一伸,做送客状,“慢走,不送!以后若是出门,看在小行星带同舟共济的份上,你能不能提前支会我一声?”
  
      李绩奇道:“做甚?我又不缺跟班?”
  
      观渔回头就走,“知道你的去向,你往东,老子就往西!你去杀狗,老子就撵鸡!还能活的长久些!”
  
      ……除了无上,李绩又去了几个门派,都是左周的门派,把几名战死修士的遗体送到,这是一份心意,虽然互相间素不相识,虽然他们的到来其实根本不关他李绩的事,但有些东西,该认就得认,他不是六亲不认,不知好歹的人。
  
      当然,显圣尊者借替身准备避过天劫,假死出道的消息也传了出去,成为左周修士最近津津乐道的一件趣事。
  
      同时传出的,还有轩辕李乌鸦再斩一名阳神的事迹,这却不是李绩自吹自擂,而是当时在场的数十名左周修士亲眼所见,也由不得他掖着藏着。
  
      第一次斩阳神,因为有乔山斩过去在前,又是突然偷袭,还可以说是偶然事件;再斩第二个,还是具备衰境意识的阳神,那可就不太一般,虽然遥传那阳神没有未来,只需同时斩过去现在即可,但人们总是会产生如此的惯性思维:现世的阳神斩得,过去现世的也斩得,那么哪怕真遇见过去未来现在的阳神,谁敢说他就斩不得?
  
      偶然?怎么数个星系成千上万的真君,别人就做不到这点?他李乌鸦就能连续偶然二次?
  
      从今日起,其他门派修士看他的目光又有变化,之前是阴神元神看他有些虚,现在连阳神看他,都有些心头打鼓!
  
      轩辕剑修中,原来有个三秦已经很遭人忌惮,现在又出了个乌鸦,不过阴神境界就能做到这种程度,真等他到了阳神,这方宇宙中,他就算放个屁,恐怕大家都得说是香的!
  
      天道公正,致令剑修传承艰难,否则,法修们也不用混了。
  
      洱海域,某个山门之内,一群土著真君弹冠相庆,飞渡道人自得的一扬脖,
  
      “我说的吧?当初我一看那乌鸦来,立刻便知道事不可为,于是果断战略性后退,忍下一时气,存得千年身!
  
      当时你们之中还有人说我軟弱,消了我天狼人的威风!现在都知道了吧!若是容你等这些目光短浅之辈作主,早转世豕犬矣!”
  
      ………………
  
      李绩回到穹顶雪峰时,师兄们还没回来,这才过去了十二天,因果空间还不能破,哪怕赵厨子死了,可显圣没死,所以因果仍然有效。
  
      大象瞪着他,他还没听到关于显圣那个阳神替身的传言,“你人倒是回来了,你那些师兄呢?”
  
      李绩就无语,他能说出去偷偷打架,然后把一群老头给弄丢了么?
  
      一日后,缺月领一众剑修回返,几个人围住神殿中的李绩,左看右看,
  
      “好小子,硬是要得!老子怕是没什么教你的了!”求已哈哈大笑中,飘然而去。
  
      “玲珑剑道之主?那是什么东西?你来苍穹剑门,我给你个门主当当!”青帝也不理缺月在一旁瞪眼,说完话,晃身不见。
  
      “从今日起,镇峰十年,哪里也不许去!”缺月哼了一声,背手离开。
  
      “听说玲珑风景如画,景色宜人,玲珑塔玄妙莫测,既有人镇山,我却要好好见识一番!”上洛满脸欢喜,自去准备行囊。
  
      “大千有我一名挚友,千年未见,甚是想念,如此好机会,当移步造访!”无疆不落人后,也自己给自己放假。
  
      最让李绩郁闷的,是大象也来凑热闹,“如此,我也外出一趟,散散心也好!”
  
      李绩激愤道:“师兄,你一无旧友,二不好风景,却也外出做甚?”
  
      大象撇了他一眼,“老子去天外找个陨星,睡觉!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