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归向 > 26.14 蹑入太空
    磁云星表面出现电链虫科技革命的迹象后,附近浩歌要塞内的舰队派一直很是关心磁云星表面一系列的相关技术试验。
  
      这群控制者们现在有如此关注度,并不是在担忧磁云星的大制造师们是否有啥造反计划!她们是关心太空补给系统能否在这次技术革命后有更良好的改变。
  
      因为理论上,下面的电链虫纳米制造体系,是可以批量生产太空舱,并且将其批量发射到太空的。若是能和舰队完成标准对接,舰队的补给可以更好。
  
      现在的战舰内,无论控制者还是战造者都是待在庞大战舰内的一个个固定的舱室里。
  
      全员女性的控制者,心理素质极为强大,可以克服长期幽禁生活的压力。但是,‘某些人能克服困难’,绝不代表这个问题消失了。
  
      如果条件可以好一点,谁特么还会自愿“克服困难”!抖m吗?
  
      宇宙战舰舱室固定后带来的副作用一直都在!这不在文明昌盛的今天,海人类中的贵族和侍从文化依旧在控制者和战造者之间存在。何也?
  
      以地球大航海时代为例:西方的航行家,是要对船上进行绝对的统治的,船员就是奴工,掌握火枪卫队的船长,用暴力方式让整个船服从。东方呢,要好一点,但是是用乡族模式,也就是一条船上所有的人都是同乡,船长带着族长的权威,确保高度协调。
  
      至于这个封闭社交环境中,如果没有以绝对权威将群体思维约束在理智范围内的人,猜疑链就会轻而易举地破坏船上的社会协作。(二十一世纪有惨绝人寰的真实案例:《太平洋大逃杀》)
  
      对了,再补充一点:男性继任这种领主模式的舰长,在长期航行中更容易变成暴君!所以在宇宙历两百年后,出过几次现在依旧不能解密的事件后,联邦就尽量不让男性作为舰长了。
  
      在宇宙历初期联邦的太空规划部门对该问题的补救方案,那就是在太空行星轨道上设置驿站!
  
      舰队航行到某个太空坐标上,直接环绕行星,将战舰和驿站对接,控制者们下舰进行休息,进行淑女们应有的生活。当然了,天骑士们也可以在该驿站中和老婆们见面以解相思之苦。
  
      但是现实中:太空驿站实在是太昂贵了,需要大量的补给。
  
      过去联邦要启动这个级别的生产,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降低消费币配比,将大量的人口赶到学校接受高等教育,然后进入相应的太空行业工厂来赚取消费币。
  
      还是那个原因,民粹兴起后,以及太空探索利益分配问题没处理好,这种让底层人民付出劳动供给太空精英们在太空中更好生活的决策被否定了。
  
      星球上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而在太空等前沿领域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钱的问题)
  
      总结:条件一时不到位,某些人可以坚持,克服困难现状。而钱一直不到位,那么就只能用旧模式的匹配先进生产力!这就是战造者和控制者的附庸关系在宇宙历时代还有生命力的原因。
  
      ……
  
      钢铁雄心:综上所述,舰长们有充分的理由关注太空补给技术的发展。当然,关注均摘星也是理所当然的,绝不是某位控制者朝着姨母告状就能引来这么大阵仗的。
  
      在巡洋舰对主基地通报了大气上空的实验后,在磁云星的另一边,一艘五百米长的战列巡洋舰也缓缓以面积最大的那一面对准星球表面进行观察。
  
      在战略巡洋舰内的中位(临近上位)控制者司空潋阁下,躺在液体控制仓里,光洁的全身对接肉质神经型号感应服,现在在她的视觉系统中,也在阅读均摘星的资料毕竟是上面重点交代要看好的家伙。
  
      雷达系统精准地确定大气上巨战兽的外形,并且浏览磁云星大风暴区域上方的庞大生命体联合体系后。
  
      司空潋赞许地对视角一旁粉红花朵形状的人工智能道:“磁云星上的物种构建技术进行的很快!”
  
      这位人工智能回答道:“在经过多方模型验算后,这次技术革新产生的效应在三百年内可以排进前十。”
  
      司空潋:“噢?”
  
      人工智能进一步解释道:“预估军事级别4星,经济级别4.5星,政治级别3.4星。未来战略级别的可能为5星。”
  
      这样的评判让司空潋不由动容,近三百年来的技术变革中达到1星的有三千六百二十七个,达到2星的九百二十三,达到3星只有三百二十七个,4星级别的五十七个。
  
      为什么能排这么高,单单是一个一劳永逸解决最大行星的控制权,其意义就足够重大了。更何况后续工业革命对太空战略的支援性。
  
      司空潋嘴角挂着弯钩玩味地说道:“听说,幻沫那丫头是一路跟过来的!不知道进展怎么样了!”
  
      这个花瓣人工智能说道:“应该还是零,没有公开记录显示两人有通讯,均摘星阁下在大风暴区域的工作精神让人敬佩!”
  
      司空潋尬笑后,一本正经的冷肃道:“哼!这男孩真是不解风情!”
  
      一旁的人工智能回应道:“大人,我判断,您现在是幸灾乐祸。”
  
      “哎呀!”战略巡洋舰的指挥舱中,司空潋修长的腿微微一动,轻轻踢了一下大腿处透明的肉质胞衣。
  
      人工智能顿了顿:“大人您!”
  
      司空潋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刚刚脚抽筋了呢!”定体术将身体精确到纳米怎么可能会抽筋,这可真是笑话。
  
      ……
  
      几分钟后。
  
      司空潋身边的人工智能说道:“舰长阁下,联邦4734号巡洋舰抵达区域,舰长白觅云请求对接该区域轨道数据。”
  
      注:一个战舰是能掌握一大片太空区域的电磁权的,现在磁云星太空的这片区域电磁权是司空潋掌握。其他战舰后到,应该申请对接电磁控制权和轨道知情权。哪怕是后来者军衔较高,也要做出解释。
  
      在虚拟大厅中,白觅云出现在司空潋面前,白觅云对这位军衔略高于自己的控制者敬礼。
  
      司空潋点了点头说道:“白觅云控制者阁下,我正在对该区域进行军事观察。如果你没有更高级别的军事行动,我的信息链不能让您挂靠。”
  
      白觅云顿了顿说道:“司空潋长官,能否通融一下,我只需要短时间向磁云星进行通讯。”
  
      司空潋:“哦,你要对哪个地方通讯呢?”
  
      白觅云看了一下均摘星所在的坐标区域,指了指下方说道:“就在这里。”
  
      司空潋怪异的问道:“就在这里?”她想到了刚刚看到的资料,突然露出笑容问道:“白久漾将军派遣你来的。”
  
      白觅云愣了愣,点头认可。
  
      司空潋点着均摘星的头像问道:“是为这个小家伙来的?”
  
      白觅云再度确认。但是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前辈。
  
      司空潋顿时来了兴趣:“啧啧,这小家伙可是很难请的。”
  
      白觅云:“嗯,难道,有其他人请过了他了?”
  
      司空潋点头再点头,同时比划着手指说道:“我们的统帅在三个月前就在提出邀请,让这位有资质的年轻制造师来一趟浩歌要塞!谈论一下电链虫太空化发展,你猜,那帮大制造师怎么说来着!”
  
      司空潋模仿着叶秋盛的语气说道:“磁云星上的新生物技术,目前的拓展方向还是对金属氢幔层的控制和物质开采上,相关的太空技术拓展会有的,但是司令阁下,这件事,就和您想嫁人一样,是不能急嘀(拖长音)。”
  
      说到这,司空潋噗嗤一下自己先笑了,一边“咯咯”一边说道:“你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我们司令官大人的表情!”
  
      白觅云憋着笑容,努力用正经语气阐述道:“这个,长官。我对有关均摘星在磁云星上现在的工作略有了解,但是均摘星制造师在未抵达磁云星前,是天体塔学院的学生,我父亲教导过他的指挥官的军事体系。所以”
  
      司空潋挺起并不凸起的胸:“安啦,安啦,知道了,天体塔学院那一战,把瀚海学院三个小女孩都教训了一遍,现在我那堂妹还禁止别人说这个事呢!这位小摘星作为指挥官的能耐,我们这儿都清楚。好了好了,不聊了,你快点去办事吧!”
  
      在对话结束后。
  
      在磁云星大气上方三千公里的地方,两艘战舰缓缓地靠近到了二十公里的距离内,巡洋舰和战列舰分别打开了讯号发射口和接收口,光量子通讯讯号在两艘战舰中展开,白觅云对接了司空潋的战列巡洋舰通讯系统。
  
      而在4734号巡洋舰指挥舱中。
  
      没被磁云星的舰队指挥官阻拦,白觅云松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她的人工智能蹦出来不识好歹地提示道:“舰长,现在必须提示您,您现在的行动一开始是私人性质。但是您刚刚与联邦第八舰队的长官们通话时存在串联嫌疑,您有可能染上参与拐卖未成年人的罪名。”
  
      白觅云:“啥?”
  
      人工智能说道:“二十天前,联邦舰队某位舰长伪造了命令,试图进入大气轨道,将均摘星阁下直接诱骗上船,而后地面制造师们就对第八舰队进行了不信任投票。”
  
      当然那些使者没来得及通过监察网就被发现了,均摘星压根不知道有这事情,而主使者瀚海幻沫现在记大过,正在浩歌要塞中关禁闭。
  
      至于为什么敢这么做呢!有的事情失败了,所以是犯法的,但是成功了的话,均摘星被邀请到舰队上做客后,对这场邀请认可,那就不是犯法了。瀚海幻沫唯一的问题就是把事情办砸了。
  
      白觅云听到这个情况后愣了愣,扭头看了看一旁界面上司空潋的战略巡洋舰,心里顿时暗骂道:“难怪这么轻易,把通讯权放给我!”
  
      人工智能追问道:“舰长,虽然均摘星阁下这几年行动高度独立且极富有主见。但是法律意义上他依旧是未成年人。在此情况下,是否确定直接和他联系!?”
  
      白觅云:“你先闭嘴!”
  
      白觅云点开自己老哥的通讯仓是的,应白久漾的要求,她这艘战舰上带着他哥。这位英雄位指挥官的保险举措刚好起到作用了。
  
      白觅云把情况告知了自己的老哥后,白觅海点头道:“嗯,退下吧,下面交给我!”
  
      ……
  
      低轨道科学球上,均摘星左边的界面响起了通讯提示。
  
      均摘星看了一下通讯代码,诧异地发现是白久漾的讯息代码。
  
      均摘星心中疑惑:“他不是在主星吗?”
  
      均摘星打开界面,界面上冒出了一个和白久漾像得很的年轻男人。均摘星的思维愣了愣。
  
      白觅海尴尬地笑了笑:“嗨,师弟你好?”
  
      均摘星:“请问,您是白久漾老师的?”虽然已经猜测到了白觅海和白久漾的关系。但是出于礼貌还是需要让对方亲口告知。
  
      白觅海打了个哈哈道:“那个,我是水之星驻防指挥官,白觅海,你应该见过我父亲。”
  
      白觅海面对眼前这个有着单纯眼睛的孩子,内心很尴尬,他总觉得自己老爹把均摘星这个大制造师胚子认作徒弟是很不靠谱的,甚至有些担心均摘星不想承认这个关系。
  
      均摘星:“白导师?嗯?”随后立刻卖乖应和道:“师哥好!”
  
      均摘星心里没想过白久漾导师会认可自己作为徒弟,毕竟这样的英雄位指挥官应该收一等一的指挥官,而自己,可能在圣枪学院内的前十都排不上,并且指挥官战术与当今的主流有所偏移。可不敢恬不知耻自称是白久漾的徒弟。
  
      就是现在,白觅海喊小师弟,均摘星回应的时候还有些腼腆。
  
      白觅海打量着均摘星,心里嘀咕道:“难怪老头子心里痒痒了,这师弟看起来……真面善。”
  
      白觅海接着说道:“最近在磁云星的研究,是否”
  
      均摘星:“已经按照老师的吩咐,把科研交接了。”
  
      白觅海露出得体的笑容:“哦,很好,那你也知道我来接你的原因了。”
  
      均摘星道:“我没有忘记,请问您是来考核我的?”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均摘星在课程中也丝毫没有闲着,现在已经在课程中推进到圣枪学院第三十八名了。体内信息点已经有一千二百七十个,并且将自己的作战体系修补得很完善了。
  
      听到均摘星的态度,白觅海不禁高兴道:“很好,很好。那么,这一趟我们去水之星,还有三个月,水之星轨道和磁云星的距离最近。我们提前两个月出发,你给磁云星发一个出行报告吧。”
  
      均摘星熟练地露出听话的表情:“行,一切听师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