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问道红尘 > 第六百零八章 婚礼上的道姑

      三天时间转瞬即过。
  
      羽人族圣殿热热闹闹,一片熙攘。
  
      对大部分族群来说,羽裳嫁谁关他们屁事,反正轮不到自己。倒是羽人族这些年来很少见的“嫁人”,让大家兴致勃勃。
  
      多少年了只招赘,这次居然嫁人。
  
      “羽人族普通族人外嫁都已经多少年没见过,这次居然外嫁圣女。”
  
      “就是啊,那人类是不是貌比龙凤,武胜开天啊?”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说是外嫁,羽裳还不是要在这里做城主的?难道还跟着去神州啊?名义上的外嫁而已,其实不还是招赘?”
  
      “嘶……老兄言之有理,看得很深入啊。所以这男的看似个王,本质还是妃对不对?”
  
      鬼车族队伍里,一个娇小的身影跟在厉九幽身后垂头走着,听着众人的议论气得切齿。
  
      乱世妖妃嘛,走到哪里乱到哪里对不对?
  
      人们的对话依然有一句没一句地传来:
  
      “……你们要这么心理安慰也可以。至少在家里,这人类不用侍奉妻子,而是反过来吧?”
  
      “唔……听说羽人族真正认夫的话,是以夫为天,会反过来伺候夫君周周到到的。”
  
      “能怎么伺候?捶捶肩?”
  
      “老兄……你们族长是用金锅烙大饼吧?”
  
      “……别笑我,就算是捶捶肩,我也能乐疯过去啊……已经不敢想别的了,想别的我怕我的妒忌会让我杀人的。”
  
      “那我就要很认真地告诉你了,女人侍奉男人,是有很多让你流鼻血的场面的……”
  
      那路人没杀人,倒是孟轻影差点把路面都踩出了一个裂痕。
  
      那羽人很漂亮吗?侍奉得很到位吗?
  
      圣女?
  
      谁还不是个少主啊!
  
      还摆喜酒!要是本少主去通知一下神州和裂谷诸位,看你是不是要被大卸八块!
  
      气死人了。
  
      走在前面的厉九幽感受着少主恐怖的杀机,浑身打了个寒颤。他哪知道背后有什么故事,只以为是自己的使命失败了,没能搞定羽人族,少主的杀机是对着羽人族甚至是对着他来的……
  
      谁知道少主此刻早都把和羽人族的梁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路线之争?那算个啥?有抢男人重要吗!
  
      不对,有抢炉鼎重要吗?
  
      哼。
  
      进入羽人族圣殿,秦弈和羽裳并肩站在一起,正在接待一批一批的客人,看那脸都快笑僵了的样子,孟轻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不像神州那边的习俗红绸红花的,他们穿着还是很素,与日常没什么区别,看上去也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刺激性。
  
      孟轻影跟着厉九幽到鬼车族的位置坐了,美目死命地剐在秦弈脸上。
  
      那边秦弈似有所觉,转头看了一眼。
  
      孟轻影却早已垂首,敛了气息。
  
      万象森罗的敛息实在是当世首屈一指,秦弈什么都没能看见。他有些出神地看着那边鬼车族的位置,低声自语:“是不是因为鬼车族的气息和她很像,棒棒,我总是想起轻影……”
  
      也不知道那边他的臭器灵跟他说了什么,孟轻影的火气反倒被压了不少。
  
      是啊……他之前也说,是不是太想轻影了……
  
      说明还是有一定良心的嘛……
  
      孟轻影支着粉腮叹了口气,心情复杂。
  
      他女人多,又不是今天才知道,要玩个羽人妹子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要不是办喜酒这种事儿太气人,她也未必多在意。真喜欢的话,好好巴结本少主,到时候征服了羽人族,送你十个八个的也没啥……
  
      想我也没用!谁叫你们办酒!不给你捣个乱,还当本少主好欺负!
  
      那边秦弈把目光放在整座圣殿内。
  
      羽人族是城主,面子是很大的,此番前来的宾客囊括城中百族,所有族群的首脑都来了,有事来不了的也是少主前来,就连说好送个礼就走人的重明鸟都还是来了个代表坐在那里。
  
      秦弈看了看顾双林,很怀疑他如果要搞事,那有可能就是这时候了,只不知具体会是什么形式。
  
      真的谋算很深的形式,秦弈觉得自己也未必对付得了,毕竟初来乍到很多情况不了解,真的很难做出什么相应的破局。只希望顾双林那边也没什么很深的谋算,主要还是靠暴力,那就好办得多。
  
      其实孟轻影也有些冤枉了秦弈如果不是在和顾双林对弈的话,秦弈倒还真的不见得要办什么酒。
  
      毕竟这个不是正式的婚礼,完全是可以低调取消的,在人前大张旗鼓秀这个真是毫无必要的事情。之所以不反对搞个酒宴,就是给个机会看看顾双林到底会有什么套路,在一个具体的时间放出来,比不可测的暗中行事好多了。
  
      换句话说,如果顾双林在婚礼搞事,是秦弈在期待的事。
  
      只是秦弈也没想到,这场婚礼会乱到他根本没想过的地步。顾双林还没表现呢,他就先被自家来搞事的女人们狠狠地上了一课。
  
      此时宾客大都就座,只有零散一些人还没来,秦弈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拱手发言:“感谢诸位莅临秦某与羽裳的婚礼,这是我夫妻之……呃???”
  
      “幸”字都没说出来,他的眼睛就直了。
  
      门外款款走来一道姑……
  
      随着道姑走近,秦弈嘴巴都长得老大,塞个鸟蛋都塞得进去了。
  
      明、明河?
  
      明河到了殿边,对着守门的羽人妹子行了一礼,又掏出一份书信:“宗门长辈与羽人族有旧,命贫道前来为新人做赐福道场。”
  
      羽人妹子拿着书信飞奔进去,大祭司拆信一看,笑道:“天枢神阙传人,请进。鹤悼真人有心了。”
  
      明河再行一礼,缓步进门。
  
      美眸刚刚落在那对新人身上,她的眼睛也直了,吃吃道:“怎么……是你?”
  
      孟轻影“嘻”地一声,愉快无比地捂住嘴巴,眼睛都笑成了月牙。
  
      那边秦弈目瞪口呆:“明……”
  
      羽裳狐疑的目光在自家夫君和道姑身上转过来转过去,两人那表情明显不对劲啊……
  
      连宾客们都看出来了,到处开始窃窃私语:“卧槽这位秦先生好像有点问题啊……”
  
      “连道姑都有一腿,是不是人啊……”
  
      “话说和道姑有关系,还来娶圣女,这位是顶尖老手啊!”
  
      “圣女栽得不冤。”
  
      “我们岂能坐视?”
  
      都说到岂能坐视上去了,秦弈明河都是六识敏锐无比的,一句句听在耳中,各自面红耳赤。
  
      明河气得跺脚,遇上这个男人之后自己的风评就没好过,这回风评都丢出大荒了。
  
      她也知道师父故意使唤自己过来干嘛了。
  
      这是让自己看看这男人娶老婆呢,打消自己那点留恋吧……
  
      明河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心情,行了个道礼:“不意远在大荒,还能见到故人。既是秦道友娶妻,那……”
  
      她憋了好一阵子,居然憋出一句:“那贫道不收钱。”
  
      秦弈:“……”
  
      孟轻影:“噗……”
  
      狗子转头看流苏,目露征询,流苏递过一片瓜。
  
      狗子接了,两人盘坐在那里一起吃瓜。
  
      羽裳:“敢情你自己找上门,原先还想收钱的?”
  
      明河:“……”
  
      孟轻影差点想在地上打滚,太好玩了这,谁把明河叫过来的,真是要给他/她发一朵小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