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 > 时停499年 > 第510章 尸山血海1
PS:求个订阅吧。可怜可怜萝莉吧
  
  王学民与道宫魔宫当年到底计划着什么,谁也不曾得知。
  
  现在,王家一行人望着前方危险诡谲,神秘莫测的王家遗迹,渐渐的下定了决心。
  
  按照王斯的分析,眼前这处凭空出现,非常特殊的遗迹,大概率留有当年的一些情况。所以,不管这里面到底会蕴含着何等危险,也必须进去闯一闯。
  
  这是王家最后一次机会!
  
  错过了,就再也没有崛起的希望了。
  
  “走!”
  
  “从侧面进去。”
  
  “倒立十字架的最中心,估计就是我们寻找的区域,直接往那里面闯。”
  
  “看一看,对付诡异的物品都带齐了了吧?进去后听我的指挥,绝不可擅自行动。”
  
  王斯吩咐着。
  
  一行人开始检查装备。
  
  用科尔曼藤熬制出来的特殊蜡烛,其气息可以驱散一般的植物诡异,或者以前让一些隐形的植物类诡异暴露而出。
  
  金粉,这是最重要的物资。这东西每人都带了一大瓶。甚至还在衣服之间,撒了一些。
  
  诡秘刀,一种混合着特殊青铜,黑铁,极度凝聚的金粉打造而成的武器。这东西配合着武者的气血使用,可以有效的对众多类型的诡异,产生杀伤性的伤害。弱小的诡异,甚至可以一击致命。
  
  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
  
  不过,在神名世界,面对荒野之中层出不穷的诡异,每时每刻都在变异的生物,所谓的准备,再充分也是没有用处的。
  
  这些简单的准备,也只是进行略微的防护罢了。
  
  此刻,王家算是进入比较晚的,在他们之前,大部分武者已经进入其中。
  
  别看从外界观察,这处遗迹似乎只有十亩大小,其内部空间,却大的异乎寻常。似乎应用了某种特殊的空间手段,把内部空间拓展到了原本的十几倍大小。
  
  众多的武者分散其中,宛如一滴水溶入了汪洋之内,不显山不露水,了无痕迹。
  
  一处偏角的遗迹内部。
  
  魔宫一行人,包括魔言礼,正在小心翼翼的戒备着,观察着四周。
  
  “这是”
  
  “当年某些事件的记录图案?”
  
  一位魔宫弟子,看着遗迹墙上的图案,皱了皱眉头说到。
  
  只见那图案之中,有巨大的银白时钟,骤然降灵世界。有一位男子跪在时钟之前,似乎在接受神喻!在一转眼,此男子已经开始征战世界,无数的势力在他的争伐下,灰飞烟灭。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神秘而诡异的时钟,一直在其背后若隐若现。那时钟之内,就如同一只漆黑的眼睛,默默的注视着一切。
  
  诡异,而令人心惊。
  
  “这时钟”
  
  这名魔宫子弟看着那时钟内部的漆黑眼睛,张了张嘴,却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种宛如从灵魂深处响起的时钟嘀嗒声,骤然间在他的每一寸血肉内浮现,更恐怖的是,这声音到了最后,开始以他的肉体为界限,向着四周的虚空,不断的扩散而去。
  
  本来弥漫着雾气,平静无波的四周,皱起波澜,宏大,嘹亮,却又如同催命符一般的滴答声,诅咒似的钻入每个人耳朵内。
  
  “该死!”
  
  魔宫的领头人,脸色一沉,身上的血气骤然间爆发而出。
  
  四周的迷雾和时钟的滴答声,被血气冲散,迷雾一直退到了遗迹深处,才又缓缓的凝聚而来。
  
  “你在做什么!”
  
  “知不知道”
  
  一行人还没来得及怒视那名魔宫弟子,就发现这家伙本来正对着墙壁图案,此刻却站立原地,身体不动,脑袋硬生生的扭转了过来。
  
  转动之间,脖子还发出那种咔吧咔吧的碎裂声。
  
  但他没有任何反应,其脸色苍白无比,似乎内部的血液都被抽空了一般,扯出一丝丝诡异的笑容,空洞的眼睛,就这么注视着众人,说不出的诡异。
  
  “祂,要来了!”
  
  “祂,就要来了!”
  
  “你们都会死都会死啊”
  
  宛如从腹部发出的喃喃自语,下一刻,说完这句话后,这名魔宫弟子就在众人面前,身上的血肉从脸上开始一寸寸的脱落,一片一片的坠落在地上,然而这些血肉片刻之后,又化为了一条条银白的小虫,熙熙攘攘的,不消片刻,便钻入了地下消失不见了。
  
  在看没有了血肉表皮的那名魔宫子弟,血肉表皮内部并不是筋骨五脏六腑之类的,取而代之的是无数的时钟零件,比如大大小小不一的齿轮,各种弯曲扭转的指针,甚至是各式各样的奇特符号。
  
  好似整个身体,都已经化为了一枚巨大的时钟一般。
  
  “这”
  
  蹬蹬蹬!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好几步。
  
  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情况?
  
  一身的血肉,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化为了如此骇人的状况。
  
  这样子还是人吗?
  
  这是什么样的诡异才能做到如此的地步,可以把一个人变成这幅鬼模样?
  
  而直到这一刻,似乎知道了自己已经快要死亡,这名没有了血肉表皮,五脏六腑和筋骨化为时钟构造物的魔宫子弟,如同回魂了一般,骤然清醒了过来。
  
  “不”
  
  “大人救救我救救我啊!”
  
  “我不不想死!”
  
  轰隆!
  
  徒劳的伸出了满是机械构造的手臂,他痛苦的哀嚎着,最终身体完全崩散了开来。
  
  所有的时钟零件,在虚空中重新组合,化为了一枚璀璨的银白时钟。其内部静静地燃烧着一枚红色的火焰,火焰内部,似乎还有一名男子的模样在哀嚎。
  
  这赫然是那名魔宫子弟的灵魂!
  
  他正在被当作燃料,供这诡异的时钟驱使!
  
  轰!
  
  这时候,领头的魔宫之人,再次出手。强大的气血混合着诡异刀,狠狠的披在了时钟之上。
  
  一阵宛如金属碰撞的铿锵声浮现,这枚时钟在被这一击之下,翻滚着钻入了深邃的迷雾内部,消失不见了。
  
  “好坚硬的硬度!”
  
  “以青铜,黑铁,金粉打造的诡异刀都没办法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这东西”
  
  所有魔宫人此刻都从先前的诡异景象中缓了过来,却又陷入了新的一轮震惊之中。
  
  他们可知道自己这一行人的头领,那看似普通的一击是有多么的强力。这可是能让恐慌级别的诡异怪谈都受损不小的攻击。
  
  然而就是这么强大的一击,却对那以人类血肉为基础形成的银白时钟,几乎不起丝毫作用,连一个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是侵蚀污染!”
  
  “五级以下的武者,不要看那些壁画。”
  
  “凝聚气血之力,护持周身,在做观看。”
  
  魔宫领头人一脸的阴沉,嘱咐道。
  
  他们进入这处遗迹内部,这么一小会下来,前前后后都损失了不下数十人之多。虽然大部分都是四五级的武者,但也够令人心疼的。
  
  这可都是他的嫡系部队!
  
  这一路行来,各种诡异多的令人头皮发麻,几乎防不胜防。这一处遗迹感觉就像是一处诡异老巢般。他都在思考这里是不是王家曾经关押那些诡异的地方了。
  
  现在王家崩溃,这里的关押的诡异都跑了出来。
  
  就连一副壁画都蕴含着危险,对于这地方的危险等级,魔宫领头人在心中提升了不止一个等级。
  
  “侵蚀污染?”
  
  “那是什么?”
  
  听到魔宫领头人的话,低级的武者老老实实的不去观看壁画。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他们可不想重蹈覆辙。
  
  而那些高级一点的武者,则把关注点重新放在了侵蚀污染和眼前墙壁上的壁画上。
  
  “一种从王学民那里流传下来的说法。当年他的力量,就是这种能把人变成时钟的诡异状态,那时候的武者还不清楚这是什么。到了后来,魔宫道宫联手研究之后,才发现这是一种之前从未发现过的特殊力量。它可以侵蚀污染任何东西,甚至连死物都可以。被侵蚀污染的东西,就会向着这个样子靠拢!”
  
  魔宫宫主走到了壁画前,沉思片刻后,指了指画面上那些时钟的图案说道。
  
  “侵蚀污染!那些时钟这东西是诡异怪谈吗?”
  
  魔言礼皱了皱眉头,他又想到了之前王莹身上的状态。这种时钟的诡异东西,王莹之前也存在过。
  
  “应该是诡异!”
  
  “而且是一种我们鬼眼省内部从未发现的问题全新诡异。对于这种可以侵蚀污染,并把人类转化成时钟形态,甚至可以赋予力量,保留意识的特殊力量,我们魔宫之前可是感兴趣的很呢。”
  
  “要知道,当年上代魔宫宫主大人就是”
  
  魔宫头领一边观看着壁画,一边摇了摇头,却没有把话说完。最终他把目光停留在了壁画的最开始处。
  
  那副巨大的银白时钟降临,一名男子跪在地上,得到神喻的图案。
  
  “魔宫内部一直猜测,王学民并不是那种特殊力量的源头。猜测背后有其他东西的存在。或许是一头诡异怪谈。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这枚巨大的银白时钟,才是一切的根源!”
  
  “就是不知道,当年宫主大人,是否知道呢?”
  
  画面之上,那宛如中心凝聚着巨大漆黑之眼的银白时钟,让所有人陷入了沉思。
  
  一阵死一般的沉默!
  
  四周安静极了,直至一阵阵呜咽之声,就像是小孩在哭泣,又像是女子在低吟,从深邃的遗迹深处不断传来,这才打断了四周安静的气氛。
  
  此刻的无尽的迷雾,在遗迹之中,不断的弥漫,扩散。就如同一只沉睡的巨兽在有规律的呼吸一般。
  
  一波又一波,有节奏的荡漾。
  
  伴随着那种呜咽声,这雾气之中,竟然似乎有种不为人知,令人头皮发麻的生命力!
  
  它是活的!
  
  魔宫一行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丝丝警惕。
  
  这又是出现什么幺蛾子状况了?
  
  此刻
  
  其他区域,各自不同的队伍,都遭受到了种种诡异袭击。
  
  一时间很多队伍,人仰马翻,损失惨重。甚至有些队伍想要退回去,但是却发现之前来的道路,早就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了。
  
  无论是往回走,还是向前走,都是全新的,不同的通道。
  
  每一个通道之中,都铭刻着种种稀奇古怪的图案。但无论哪一种图案,都离不开那巨大的银白时钟。
  
  这东西,好像就是这处遗迹的主旋律一般,它的力量统治着这里的一切,甚至影响着遗迹内部那层出不穷的诡异怪谈。
  
  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低级的武者不断被其侵蚀,化为银白时钟,消失在迷雾之中,高级的武者也被那时钟内部的漆黑之眼搅的心神不宁,总感觉那眼睛似乎活着一般,在盯着他们观看。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武者死去,尤其是化为时钟深入迷雾之中的个体越来越多,到达了某一个界限之后,弥漫在整个遗迹之中的迷雾,似乎一下子活了过来。
  
  就像是巨兽在呼吸,有节奏的收缩着。并且伴随着阵阵阴风,惨烈的寒气也从地上涌出,在地面之上化为一层层寒冷的白霜。无数的红毛旋风,开始在遗迹的各个角落中浮现。
  
  这一刻,整个遗迹,似乎活了!
  
  它在呼吸!
  
  它在翻动身体!
  
  那种让整个灵魂都开始颤抖,皮肤不由自主的浮现一层层细密的冷汗的诡异气息,在整个遗迹之中,不断的扩散。
  
  这一刻,谁都不敢再行动,停留在原地,如临大敌。
  
  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
  
  有什么东西要醒了!
  
  所有人心中不断的浮现出这个疑问,气氛越发的紧张,那种不安,恐惧,害怕,甚至开始侵扰他们的思绪,干扰他们的心神。
  
  当这种诡异的状态凝聚到了极限之后~
  
  轰隆!
  
  伴随着一阵持续十秒钟的剧烈震动,本来弥漫在遗迹之中的雾气,轰然间向着遗迹最中心处退去。
  
  退的非常快!
  
  就像是最中心处,出现了巨大的漏洞,所有的迷雾都被强力吸进去了一般。
  
  仅仅片刻之后,所有的迷雾,全部消失不见。
  
  整个遗迹,除了还不可知的中心之处,其余区域,完全没有丝毫雾气的痕迹。
  
  就好像从来不存在似的。
  
  但是,随之而来的,一阵阵呜咽之声,伴随着咕噜咕噜奇怪声音,再次响起。
  
  那似乎是~
  
  所有人心中一颤,脑袋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吞咽和咀嚼的声音!
  手机站: